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死灵法师事务所
死灵法师事务所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死灵法师事务所宝剑侍从

主角:赵炎韩琦
一年前,赵炎莫名穿越异界,巧合之下成了“死灵法师”。通灵?捉鬼?与尸体共舞?那是家常便饭。一年后,赵炎重返都市,却发现自己已然成了这个世界的异类。阳光依旧明亮,夜幕依旧深沉。高楼鳞次栉比,车辆川流不息。但赵炎发现,原来你我身边,还有这么多不曾得见的身影…【“王者”征文参赛作品】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2-24 12:13:5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死灵法师事务所》精彩章节试读

大妈顿时觉得有了些信心,开口道:“我啊,就在村子西边儿住,今年年初换地儿盖了个小楼,结果住进去以后吧…无论白天黑夜总能听到响动。怎么找也找不到原因,您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赵炎点点头,不慌不忙道:“您站在这里,等下按我的指示做,别说话。”

大妈自然点头应允,周围人群觉得戏肉来了,顿时往前凑了凑,结果被赵炎赶了回去:“大家给个面子让一让啊,别出声。”

圆形法阵中央是空出来的一个方形区域,大妈往中间一站,有些无措的看了看四周。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赵炎已经低声用那个世界的“纳吉托语”念诵起了咒文:

“马尔杜斯,请聆听信徒的召唤,吾以鲜血为祭,恳请您的力量…”

死灵法师信奉死亡之神马尔杜斯,其形象是鸦首人身,赵炎手中的匕首上便刻画着祂的形象。此时此刻,这位异世界的神祇显然也聆听到了地球上信徒的呼唤——他凝神感受着来自天空的回应,随即猛的将骨质匕首划过手掌!

这柄匕首的确没有开刃,但在此时却锋利异常的划开了他的皮肤。

这一幕让围观人群“啊”的惊呼出声,而赵炎却并未理会。骨质匕首带着鲜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轨迹,白色刃尖上的鲜艳血液异常显眼,可是众人却并没有注意到…那些被甩出去的血珠,在空中尽数化为了细密的血雾,没有一滴落在地上。

一阵风恰在此时刮过,阴冷的感觉让不少围观的人都打了个寒噤,有人朝左右望去,旁边客运站挂的三角旗却始终垂着,根本不像有风的样子…

站在法阵中央的大妈原本还为赵炎划伤手掌而惊讶,可是眼见着对方的目光望过来时,她只感觉自己脑袋“嗡”的响了一声,随即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

围观的人群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但李大妈自己却百思不得其解:刚才这一秒是怎么了?脑袋为什么一下子白茫茫一片?

她没来得及多想,赵炎便已经结束了动作。他收起骨刃,众人不由自主的望向他的手掌,却发现他丝毫不在意那道伤口。有人看不下去递来了矿泉水瓶,想让他清洗一下,却被他摆手拒绝。

气氛微微有些凝滞,赵炎目光重新望向李大妈,开口道:“您家的房子有两层,蓝色的顶,红色的围墙,对吧?”

后者“哎哟”一声惊呼,随即头如捣蒜:“对对对!”

观众哗然,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看着赵炎。旁边却是忽然有个声音道:“李婶子住这几十年了,稍微一问就知道她家新盖了房,那蓝顶红墙谁不知道?”

赵炎不用看,就知道说话这人是旁边算命摊儿的老头之一。不过这也没辙,自己抢人家生意,被膈应是免不了的。

不过这老头的话说的也不错,只要是本地人,都知道李大妈的家长什么样。赵炎倒是不以为意,继续道:“你家进门有幅瓷砖贴出来的牡丹图,但工人做工不太细,后来右上角裂了三块。”

大妈嘴巴都能塞下鸡蛋了,这个细节就算常去她家的人都不知道,毕竟那瓷砖裂了也不显眼,只有她自己觉得别扭,才几次想找人换掉,但至今还没行动。

赵炎不管她什么表情,继续道:“你说的那些奇怪声音,是不是在进门右手的厕所里听到的声音最大?有时候白天都‘嘎吱嘎吱’的响?”

“神仙诶!”

李大妈神情激动的一拍大腿:“一点没错!一点没错!您是真神仙!”

赵炎当然知道自己不是神仙。他使用的不过是1级“搜魂术”而已——说白了,就是从灵魂那里提取信息的法术。

通常人们觉得一个人如果“灵魂”没了,身体便会失去知觉和意识。这话其实只说对了一半,古人尚有“三魂七魄”的说法,赵炎不知道这其中什么魂什么魄之间的区别在哪儿,但他明白一点:死灵法师的“搜魂术”在搜集信息的时候,被施术人自己是不会察觉到被询问了什么的。

别看眼前的人嘴上什么都不说,可“搜魂术”一施放,其灵魂所知道的一切便竹筒倒豆子一样尽数吐露出来。而且“灵魂”还和本人不同,只要是经历过的,便能一丝不苟的尽数说出,完全不存在“失忆”或“忘记”的可能。

这是赵炎学会的第一个1级“死灵法术”,虽然名字里有“死”字,实际上对死人活人都能用。眼下拿来糊弄这群普通人,绝对是绰绰有余。

而李大妈所问的问题,赵炎在“搜魂术”提取的信息中其实已经有了判断——通常而言,房屋莫名声响都会和某些“负能量”有关。或许是所谓的“鬼”,或许是人眼无法看到的生物,但原因通常都和一种东西有联系:血。

人类的血液会吸引来各种负能量生物,在另一个世界,赵炎经常见到野外有尸体所在的位置围了各式各样的丑陋灵魂,它们来回走动,相互冲突,往往会造成奇怪的响动。

“大妈,我问个问题,您这房子在盖的时候,您是不是每天都盯着?”

“一天不落!”

“那我刚才说的那个位置,是不是在修建的时候,有工人受过伤?”

赵炎这话说完,李大妈顿时有些愣怔,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没错!盖房的有个小子搬东西砸到脚了,流了好多血,整个鞋上面都是。我还给他买了云南白药呢。”

她自顾自的说完,又是一拍大腿:“他受伤那地方就是厕所上面…没错,就是那地方!”

“问题就在这了。”

赵炎停下,问道:“您想解决这个事么?”

“想!您说怎么办!多少钱?”

赵炎伸出一个手指头:“一百块就行,您现在就去解决,有用的话回来再给我钱都行。”

这价格说贵也不贵,但对于有些吝啬的李大妈而言也有些肉疼。不过之前赵炎句句言中,她心想都到这一步了,为什么就不试试?于是咬牙道:“好!”

有她这句话,赵炎一切好说。

他想了想,找旁人接来白纸和黑笔,凝神在上面画起了图案:这是“死灵法术”体系中最常用的0级法术“驱魔法阵”,正确的图案加上足量的死灵之力,一天之内都具有效果。

其实威力更大的符文也有,但赵炎还没那水平。他在书写完毕后再度拿出骨质匕首,此刻众人才发现上面刚刚还浸染大半的血迹已然完全消失,而赵炎则毫不犹豫的扎破了指尖,以鲜血滴落在白纸中间的法阵之上。

血滴不偏不倚的落在中央,奇怪的是这些血液并没有浸入纸内,而是仿佛停留在荷叶上一样维持了滚珠状。

“拿着现在回去,在屋子里点燃就好。到时候您可能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不过别怕,烧完一切就没事了。”赵炎似乎对“酬金”并不是很上心,依旧是那句话:“如果觉得有效,就再回来给钱,我今天下午都在这里。”

李大妈忙不迭的拿着符文走了。赵炎笑眯眯的看了看围观人群,开口道:“下一个谁来?”

有个游客模样的年轻女孩迈步就想上去,结果却被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当场挤开。后者动作粗鲁的推开了旁人,开口便是一连串口音浓重的土话——按道理野三坡这地方离着帝都不远,就算带口音也能听懂个大概。但这女人说话又急又快,一连串叽里咕噜说完了,四周人都一脸茫然,看这架势“本地人”似乎都没听懂。

赵炎没说话,他的阅历可不是眼前这群人能比的。这女人说话再土、口音再重他也能分辨个大概,但他很清楚: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并不单纯是语言,其中更多的,是情绪。

对方的情绪并不是来求助的,反倒像是来打架的。既然如此,对方说了什么反而不重要,纠结于对方言语的内容,无异于主动跳坑。

那么她过来这番胡搅蛮缠,到底是为了什么?

目光一转,赵炎便看到人群边缘有个弯腰的身影正在装模作样的看,可对方脚底下却一点都不老实,正装作“不小心”的将自己画的“法阵”边缘抹掉了几处。

仔细一瞧,呵,这不就是旁边算命的那个老头么?

赵炎知道自己这么做算是“抢别人生意”的。但一来这本身就是“无照经营”,没什么规矩可讲,二来对方身上没有半点精神力特征,明显就是个江湖骗子——你要么出来光明正大比试一番,要么就装没看见边儿上好好坐着。非要专门找人配合着搞破坏,手段还这么下作,那就真是让人遗憾了。

活得久了,人的确会有更深的城府,但“城府”并不意味着什么事都隐忍。世界如此复杂,人心如此叵测,赵炎曾经身居高位锦衣玉食,也曾离群索居茹毛饮血。世间百态早已熟悉,因此对付眼前这种乡野之民,他并不会有任何客气。

赵炎直接摆手道:“你说的东西我听不懂,看不了。换一个人吧。”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