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陈风吴倩
陈风吴倩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陈风吴倩天下南岳

主角:陈风吴倩
大学生陈风被下乡后,遇到了热情如火的乡村不孕少妇,再遇美丽如花的乡村音乐老师,沉静如水的组织部长千金,,众美环绕,如何取舍?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1-14 11:48: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陈风吴倩》精彩章节试读

小芹家两间土屋,外间住着瞎眼的老娘,里间是小芹的闺房。旁边一间低矮的小偏厦,是厨房和猪舍。

山里人家养的猪,与主人一样同等地位。

支书听说我要去小芹家住,面有难色的说:“你乡里来的干部,我得安排住好一点。”

站在一边的小芹鼓着腮帮子嚷道:“叔,全村都一个样,我家就哪里不好了?”

支书为难道:“也没说你家不好啊,芹妹子,只是你家哪里有地方啊?”

“怎么会没有?我跟我娘住,柳书记在我娘屋里开一张铺。陈秘书住我的屋。”小芹语速很快地说:“当然,叔,住宿费你得按两个人算。”

支书看我们也没有要反驳的样子,像是下了狠心一样说:“既然干部不反对,就住你家去。住宿费老规矩,不会少你一分。你这小鬼家伙,就会算计几块钱。”

小芹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个鬼脸说:“我又不多要。”

话到这个地步,支书也不好再说,只能送我们去小芹家。??

小芹的老娘听到声音,喊道:“树容啊,乡里干部来了埃”??

支书回应一声说:“嫂子,干部住你们家,还是按老规矩啊。”??

瞎眼老娘说:“那倒没什么,只是怕委屈干部呢。”??

我说:“大娘,打扰你了。”??

瞎眼老娘眼窝子翻出一道白线,摆摆手说:“干部,你来我家住,是树容照顾我这瞎眼的老婆子。你就莫客气了。”

跟树容书记道了别,我进屋去,外屋摆着两张床,一张是临时开的,中间用花布隔开了。床上铺着很洁净的被子,虽然旧了点,但隐隐有股稻草灰的清香。??

进了里间,有一个很小的窗户,糊着报纸,报纸破了几个洞,有山风灌进来,吹得摆在桌子上的煤油灯扑朔迷离。

洗脸洗脚,躺在透着女儿体香的被窝里,我慢慢进入梦乡。??

半夜我被一泡尿憋醒了,桌子上的油灯还在亮着,我掀开布帘,看到红艳和小芹头挨在一起,睡得十分的香甜。

柳红艳如同一支芍药,实话说,我对她有过许多的幻想。在我们曾经一起住过的宾馆里,我想象着隔壁的她的清新;在拥挤杂乱的车里,我半拥她入怀时的激动。即便在她新婚的晚上,我一个人独坐静谧的夜里,想象着她红被子底下的温柔,那一刻,我是多么的心潮澎拜,多么的冲动与无奈。

然而冥冥中我总是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是我不可亲近的尤物!

昨夜山风凛冽,我们独处山郊野外,可我还是中规中矩,尽管她微闭的双眼似乎在暗示着我,我依旧不能冒昧去一亲芳泽。??

我姨很明确地告诫我不要对红艳有想法,她说:“柳红艳很单纯,我怕你会害了她。”??

我不明白我怎么会害了她,所以我对小姨的话耿耿于怀。

看着朦胧灯光下的两个娇俏的女孩儿,听着她们幸福香甜的呼吸。我周身洋溢着一股温暖的力量。

突然瞎眼老娘咳嗽了一声,“是干部吧?净桶在后墙跟。”

我轻轻地唔了一声,蹑手蹑脚拉门出去,站在清冷的月辉下掏出家伙,肆意地在地上画着圆圈。

一阵山风扑面而来,我冷不丁地抖了一下。立马感到背上一片冰凉。抬眼望去,但见远处的山峦,在如水的月光下,像深闺里的少女一般,神秘而幽深。

一只老鸦飞过,甩下一声呱躁。给静谧的夜里,平添了许多的伤感。

回到屋里,红艳和小芹都睁开眼看着我,两个人脸上都浮着笑,是一种女人醒后的慵懒。

瞎眼老娘似乎睡着了,她平静地呼吸,让这小小的屋里,盈满了温暖。柳红艳朝我努了努嘴巴,示意我回屋里,我摆了摆手,尴尬地进去。??

靠在床头,我抽出烟来,刚点着,红艳披着衣服蹑手蹑脚进来了。我刚要说话,她把手指竖起在唇边,我立刻噤声。

柳红艳径直朝我的床边走来,压低声音说:“睡不着吗?”

我摇摇头,挪开一点地方让她坐。

“我也没睡着。”红艳说:“我觉得这一夜时间好长埃”

我笑笑,这个时间正是城市灯火辉煌的时刻。而在遥远的古德村里,除了夜风、月光,和夜鸟的孤零鸣叫,这个世界显得如此的安静,安静得让人不忍发出一丝声音。人的心灵在这个时候也会安静下来,仿佛天地之间,一切都是纯净的。就像天空一般的明净。

“我在想啊,这次工作我们应该怎么做呢?”红艳忧心忡忡地说:“三年前我来过古德村,三年后再来,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改变。”

我说:“你想改变什么呢?”

“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什么。可是他们,也不想着改变。如今社会都变成什么样了啊?他们还像几百年前一样的过着日子。”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眉头蹙起来,让人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哀愁,流溢在空气里。

“这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做到的。”我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要想改变古德村的面貌,首先要改变他们的思想。”

“确实是。”

“你想好了怎么去改变她吗?”

“我想不好,也不想去想。”

柳红艳从我手里接过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扬起一张明净的脸说:“有你啊,你来改变。”

“我也没办法。”我实话实说。

“不,你有办法,你读过那么多书,又有那么多见识。”柳红艳十分肯定地说:“我相信你。”

我苦笑着摇头。老子即便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想法。让我把青春浪费在深山里,打死我也不干。

柳红艳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展颜一笑道:“其实还是有一点改变了的。比如我们今天下午见过的老孙,原来家里只有四个女儿,现在有六个了。还有,小芹妹子长大了,三年前我看到她时,她还流鼻涕呢。”她掩着嘴吃吃笑起来。

“红艳姐,不许说我坏话。”小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帘边,她似笑非笑,一脸的认真。

“傻姑娘,谁说你坏话了?还不快进来。”小妹嗔怪着说。

小芹回头看了一眼外边床上的老娘,竖起一根指头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她轻手轻脚地进来,搂着柳红艳的肩膀说:“姐,我没怪你啦。”

柳红艳反手去搂着了小芹的细腰,将头靠在她的小腹上,摩挲一下说:“我们的芹妹子,现在是大人了。”

“我早就是大人了,好不。”小芹不服气地说:“我们村里,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有几个孩子都有两三岁了。”

“是吗?”我吃惊地问,不由赞叹道:“厉害。”

“厉害什么呀!在我们山里,姑娘过了十八岁不嫁,就嫁不出去了。”小芹忧郁地说:“嫁汉随汉,这一辈子呀,就这样过了喽。”

“小芹你也想嫁人了?”柳红艳笑着问她。

“我才不想嫁呢。”小芹鼓着腮帮子说:“要嫁你嫁,我可不嫁。”

柳红艳笑道:“我已经嫁了呀。”

小芹愣了一下,叹道:“我就是想嫁,谁来娶我呀。”

“你怕没人娶你?”柳红艳无限羡慕地说:“我们的小芹天生丽质,人又能干懂事。谁家娶了你去,不是捡了一个宝呀。”

“宝啥呢1小芹恢复了她的忧伤:“谁家愿意养我娘埃”

我们一听,都住了口。是啊,在山里,谁家愿意娶个媳妇还带着一个瞎眼的老娘呢?山里人,添一张嘴,就像添一道坎一样。

她双手抱着肩膀,身体微微颤抖。

“冷吧?”我说:“加点衣服呀。”

“是有点冷呢。”红艳缩了缩脖子,也把双手环抱着自己双肩。

“要不我去生点火。”我欲起身去找柴火,屋子的一角放着火塘,很容易就生起火的。

“不用了吧。”红艳说:“半夜三更烧火,多不好。”

“要不你叫姐把脚放进被窝里去,这样会很暖和。”小芹笑嘻嘻地说:“反正我是要放的。”

说完也不等我答应,径直把脚伸进了被窝,靠在我的腿边。

柳红艳的脸红了起来,扭捏着说:“这样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呀?”小芹别着嘴说:“人都要冷死了,还顾得那么多?”说完就一把搂过红艳的双腿,塞进了我的被窝。

被窝里,突然被一左一右两双腿夹着。她们的身体还带着夜的清冷,却有一股无边的柔情。我顿时感觉有些不自在,半点也不敢动,努力保持一种僵硬的姿势,任由两双纤长的细腿,把我包裹在温暖的夜里。

一张床,六条腿。我们分据床的两头。一头是穿着里衣里裤的我,一头是薄衣细纱的她们。

“吴倩是你过去的女朋友吧?”红艳问我。

我摇摇头说:“不是!”

“呵呵呵,你骗我1红艳神秘地说:“她都告诉我了。”??

“真不是。”我辩解着说:“她都结婚了,怎么会是我的女朋友。”

“我知道埃可是她没结婚之前是的吧?”红艳张着朦胧的双眸看着我说:“吴倩应该还爱着你呢。女人啊,只要爱上一个男人,愿意把自己低贱到一粒尘埃。”

这么有水准的话让我吃一惊,正要开口,红艳又说:“不是我说的,张爱玲说的。”

说完就吃吃笑了起来。

我伸手挠了一下她的脚心,她一惊,缩起了脚。

小芹没心肺的嚷道:“你们两个搞什么呀,动来动去的。”

红艳顿时羞红了脸,**脆一不做二不休伸手搂过小芹的腿来,她挣扎了一下,还是任我抱着,脸也绯红了起来,她说:“你抱红艳姐就好了嘛。”??

“你红艳姐现在名花有主了,不能的。”我说,手顺着腿往上摸了摸,但觉一片光滑宁静。??

红艳赌气地说:“我是老虎?还能吃了你啊?你还有不敢的啊?”她把腿伸到我身上,不偏不依正好压在我的命根上:“偏让你抱抱,看天能不能塌下来。”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都穿着薄薄的内衣,都是笑颜如花,饱满的身体如溪水一样的清澈,又如这黑夜的深沉,让我不由自主地意乱情迷起来。

四条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有点沉重,但我却没半点想要移开的意思,两双女儿腿,就是活色生香的诱惑。

偏偏小芹的腿不安分,在我身上动来动去的,犹如一只小手,在轻柔的抚摸一般。我再如何有定力,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虚伪。

身体的变化让红艳察觉到了,她的脸上浮上来**特有的娇羞。我伸手在她的脚心轻弹一下,她的脸就更加姹紫嫣红起来。??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