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苏轩
苏轩

苏轩晓轩

主角:苏轩
少年苏轩,无法修灵。偶然间契约星空神石,觉醒蕴含上古神鸟三足金乌血脉的命魂,从此踏上武道之路。炼神念,登火塔。寻爱人,上天宫。解封印,闯魔窟。终有一日,苏轩将以诸天星辰之力,至强命魂火焰,证帝星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1-14 15:45: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苏轩》精彩章节试读

地球,东华城。

火璃学院后山山坡上。

三个身着火红色火璃院服的少年,正在围殴另一个身形单薄,面目清瘦的少年。

那三个少年的拳脚表面,皆是浮现着一层淡淡的光芒,雨点般的拳打脚踢落在清瘦少年的身上,令他那张清瘦的脸上浮现出扭曲不已的痛苦感。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为首的那个身穿火红色院服的强壮少年,头顶上有着一道微黄色的虚幻光影。

那光影有些模糊,并不凝实,但是大体的轮廓如同一头缩小版的蛮熊一般。

正是有着这道虚幻光影的存在,那个为首少的强壮少年拳脚表面浮现出的淡淡光芒都与其他两人不同。

呈现着一层如同大地一般的淡黄色。

并且他的拳脚力量也比其他两人要重许多,每一次落在清瘦少年的身上,都令后者如同龙虾一般猛然弓着身子,脸上的痛苦表情更甚。

清瘦少年的嘴角早已是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

“吴哥,别打了。这小子不能修炼灵力,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

看到地面上那清瘦少年身躯已经蜷缩成一团,周身有着不少鲜血流出,其中一个叫沈东的少年赶忙说道。

闻言,为首的强壮少年吴浩天冷哼一声,这才停住了手脚,另一个叫陈斌的少年也紧跟着停住了。

“哼!苏轩,我再警告你一次,再让我看到你跟洛雪儿走的太近,我会打的比这一次还狠!”

说罢,吴浩天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还拍了拍身上火红色的院服,仿佛殴打清瘦少年脏了他的衣服似得。

“没错,识相点的话,就听吴哥的话。你这个没爹没娘,还不能修炼灵力的废物怎么可能配得上洛雪儿。倒是我们已经觉醒了蛮熊命魂的吴哥,以后的武道之路必将高人一等。只有吴哥才是洛雪儿的最佳男友选择。”一旁的沈东紧跟着说道,一脸的得意之色。

“听见没有,我们吴哥觉醒的是蛮熊命魂,你应该知道蛮熊命魂的厉害,不想再被重揍的话,就离洛雪儿远点!”另一边的陈斌也狐假虎威的道,那模样就像是他自己觉醒了蛮熊命魂一般。

“我们走!”

撂下了一堆狠话之后,为首的吴浩天大手一扬,对着跟班的两人说道。

很快,三人便离开了此地。

只剩下被殴打的重伤的清瘦少年苏轩,满身鲜血的蜷缩在地面上,同样火红色的院服表面,布满了一道道黝黑的脚印和泥土痕迹。

“蛮熊命魂……”

苏轩口中喃喃道,若是他也能够修炼灵力,觉醒命魂的话,何须惧怕这些人!

他心头涌动出一丝不甘,但转而便化作了一抹苦涩。

说起“命魂”,还要从三百年前,地球上经历的一场空前绝后的磁暴灾难说起。

三百多年前,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大磁暴灾难突然发生,导致地球上无数山脉沉陷,陆地版块移动。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无数人类在那场磁暴灾难引发的地震,海啸之中丧命。

活下来的人类发现,那场磁暴灾难彻底改变了整个地球,所有人类和动植物,皆是因为那场磁暴发生了返祖异化现象。

并且,从那以后,一座座古老神秘的遗迹横空出世。

人类在这些遗迹之中找到了修炼武道,拥有强大力量的方法。

从此之后,人类进入了“遗迹修武时代”,每个人都渴望成为一名强大武者,整个世界以武为尊。

而命魂,是武者的本命魂魄,也是人类经历磁暴返祖之后,身体重新拥有的力量。

人类在那些遗迹之中得到的资料表明,人类祖先原本就拥有命魂之力,可以修炼武道。

只不过如今人类血脉之中命魂之力日益稀薄,而命魂和武道修炼方法也在从古至今的一次次战乱灾害之中彻底消失。

如今人类血脉之中日益稀薄的命魂之力被磁暴灾难的力量激活,可以再度觉醒命魂,并且一座座古老神秘遗迹出世,也令人类再度获得了觉醒命魂,修炼武道的方法。

命魂和一个武者的成就息息相关。

觉醒出强大的命魂,日后的武道成就不可**;而觉醒出弱小的命魂,日后的武道成就则不会被多么看好。

如今“遗迹修武时代”已经经历了三百多年,人类之中早已形成了完整的命魂武道修炼体系。

人类少年十五岁便可开始修炼,凝聚体内的灵力,增强血脉力量。同时练习各种武技,增强肉身力量,为觉醒体内命魂做准备。

到十七岁的时候,打通体内九道灵脉。体内血脉之中的命魂之力便会苏醒,从而觉醒出命魂。

命魂的种类有很多。

自然命魂:风,火,雷,冰,甚至是毒。

兽命魂:巨猿,老虎,豹子,象,犬,狮子,凤凰,青鸾,山鸡……

植物命魂:古树,荆棘,灵芝,藤蔓。

器命魂:长剑,大刀,长枪,古戟,流星锤,石盘,甚至是古灯,青铜鼎,石碑。

异类命魂:狂暴,嗜血,飞天,重力命魂,影子命魂等等。

像刚刚吴浩天所说的“蛮熊命魂”便是兽命魂里的一种,并且潜力很大,日后修炼起来,可以令武者自身力量和防御如同蛮熊一般强横,施展出的武技威力也会增强数倍。

虽然说觉醒出强大命魂,日后的武道之路便会不可**。

但苏轩体内根本无法凝聚住灵力,怎么去打通灵脉,觉醒命魂?

就算是觉醒了命魂也是需要武者体内的灵力去催动支撑的,总之,无法凝聚住灵力,就等于彻底和命魂无缘!

并且,苏轩还是一个孤儿。

他的父母本来也是命魂武者,但是在苏轩十六岁那年,也就是他进入火璃武者学院的第二年。苏轩父母在进行一次探查古老遗迹的任务时,中了遗迹内的古毒气。

回来之后不久,便毒发身亡了。

从那以后,苏轩便成了一个孤儿,靠着父母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存款生活。

往日身边的诸多朋友日益疏远了苏轩,唯一一个愿意接近苏轩的,便是洛雪儿。

然而,洛雪儿是苏轩班上的班花,追求她的人不少。这也正是苏轩会招致吴浩天三人殴打的原因……

“轰隆隆!”

雷声响动,天空中不知何时开始下起雨。

不多时,苏轩身上火红色的火璃院服便被大雨淋湿,身上更是沾满了泥水,狼狈不堪。

苏轩挣扎着受伤的身体,坐了起来。

“世上恐怕没几个人命运比我还惨吧,不仅父母双亡,连修炼灵力觉醒命魂的资格都没有。”

苏轩心中无比苦楚的想道,滂沱大雨淋湿了他的头发,雨水顺着脸颊形成细流流下。

“咳咳!”

雨水冰冷,牵动了苏轩此时身体里的伤势,他猛然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鲜血混着雨水在他胸前流下,流入了他身前的院服之中,将他脖颈上黑色细绳挂着的一枚奇异晶石都染成了血红。

这枚奇异晶石是苏轩的父母临死之前留给苏轩的遗物,也是他父母从遗迹之中带出来的。

从他父母死后,苏轩就一直挂在身上。

奇异晶石约有拇指粗细,两寸长,通体晶莹,仔细凝视的话,便会发现它内部仿若有着一片星尘,犹如宇宙星空一般。

此时苏轩咳出的鲜血和雨水混在一起,不断流下,皆是染在了那枚奇异晶石之上。

被鲜血染红之后,那枚奇异晶石突然散发出了星辰般的光芒,并且温度变得炽热起来。

感受到胸口的炽热变化之后,苏轩脸色一变,拉开了身前的火红色院服。

顿时那枚奇异晶石暴露了出来,此刻它正散发出星辰般的美丽光芒,和炽热的温度。

“这是怎么回事?”

苏轩吃惊不已,想要伸手去拿那枚奇异晶石。

但是还未等他的手伸过去,那枚奇异晶石便是光芒一闪,直接没入了苏轩的胸膛之中。

苏轩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赶忙用手在胸膛之上摸来摸去。

但那枚奇异晶石却仿佛彻底没入了苏轩身体之中一样,了无踪迹。只剩下他脖颈上还挂着的那根黑色细绳。

片刻之后,苏轩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失落的神情。

连父母死后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都不见了。

良久之后,寻找无果的苏轩从地上爬起来,淋着滂沱大雨,在雨幕中失魂落魄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如今苏轩所住的房屋,也是父母遗留下来的。

一身雨水泥泞,狼狈不堪的的苏轩回到家里,洗了一个澡,换掉衣服,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

被人殴打了一顿,受了重伤,又淋了大雨,苏轩整个人疲惫不堪。

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他便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苏轩发现,自己的意识仿佛来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之中。

无数的星辰遍布在他周身。

并且,这片浩瀚的星空仿佛有很多层一般,而苏轩的意识则是处在这片星空的最底层,他只能够看到最底层的一些星辰,而更高处的那一层层的星辰,则是十分遥远和模糊,仿佛有着一道道的封印隔绝着。

“这是哪里?”

苏轩十分的疑惑。

“这是星空神石沟通的星空之海,苏轩哥哥。”这时,一道声音突兀的在这片浩瀚的星空之中响起。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叫苏轩?”

顿时,苏轩无比吃惊,他的意识在这片浩瀚星空之中不断望去,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嘻嘻!我是星空神石的器灵,星璃。而我之所以知道苏轩哥哥你的名字,是因为我和你已经认识一年了,并且在星空神石契约的时候,我看到了苏轩哥哥的记忆信息。”

那道声音再度从浩瀚的星空之中响起,细细听去,仿佛是一个小女孩般的稚嫩声音。

是一个小妹妹在跟他说话?苏轩心中又惊又疑。

“什么星空神石?什么契约?还有星空之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轩说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苏轩哥哥,星空神石就是你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那枚晶石。是这样的,一年之前……”

接下来,那个自称星璃的小妹妹般的声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苏轩说了出来。

原来,一年之前,苏轩的父母从遗迹之中带出来并留给苏轩的那枚奇异晶石,便是星空神石。

只不过那时候的星空神石缺少能量,自我封印,导致星空神石的器灵星璃也陷入了沉睡之中。

而自从星空神石被苏轩挂在身上之后,便开始吸收苏轩体内凝聚出来的灵力。

星璃在这个过程逐渐苏醒了过来,所以她才说她已经跟苏轩认识了一年。

直到现在,星空神石终于是吸收到了足够的能量,并且刚好苏轩被吴浩天他们殴打重伤,咳出的一大口鲜血落在了星空神石表面。

于是,星空神石汲取到了苏轩的鲜血,完成了认主契约,所以才会有今天大雨之中那奇异的一幕发生……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