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寒门主母
寒门主母全文免费阅读(夏青应辟方) 完结版

寒门主母吕_高_

主角:夏青应辟方
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6-30 12:50:1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寒门主母》精彩章节试读

拿了干粮进来的廖嬷嬷手中的干粮‘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匆匆走到了应辟方面前:“公,公子,您在说什么糊话呢?”

看到廖嬷嬷,应辟方倒并不显得冷漠:“廖嬷嬷。”显然在他心中也是颇为尊敬这位带他长大的嬷嬷的。

“公子啊,少夫人怀的可是您的子嗣,您怎么能说这样的糊话来?”廖嬷嬷气道。

“我只是答应了奶奶,不休她并且要是不能喜欢她,也会让她衣食无忧,但孩子……”应辟方看向夏青,见夏青也望着他,目光平淡,不怒不悲,死板而毫无朝气,应辟方拧拧眉别开了脸:“就算她生下孩子,我也不会认他,还不如别生下来。”

“这万万使不得啊。”廖嬷嬷急了:“虎毒不食子,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嬷嬷,这事你别管。”应辟方再次看向夏青,冷冷道:“把孩子打掉吧,乡下的祖屋你可以住一辈子,吃的用的都不会亏待你。”

夏青则是看了应辟方一眼,便转身走到廖嬷嬷掉下干粮的地方,蹲xiashen将干粮捡起来,吹了吹灰尘才回到应辟方面前,抬头看着他,摇摇头:“不打。”

这二个字,让所有人的眼晴都瞪大看着她,方婉儿是愤怒,应母是可笑,廖嬷嬷与水梦则是惊喜,应辟方沉着脸。

听着夏青又说:“打了孩子会伤了我的身子。”见应辟方的眼神显得阴沉了,夏青又道:“再说,你既然不要孩子,那天晚上就不该这般对我。”

“你说什么?”应辟方的脸色铁青了。

夏青想了想又说:“你又不能休我,我就不能再嫁,养儿防老,这孩子我不打掉。”

“你想再嫁?”应辟方眯起了眼。

夏青点点头,很是坦然的说:“你若休了我,我再嫁也是理所当然的。”

应辟方自然知道这乡下女子心里没有他,但这样的无视不知为什么让他心里怒气翻腾,打心底,他是厌烦这个女人的,如果不是她,他便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结成良缘,多看到这个女人一次,心里就不爽,但更不爽的却是这个女人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

一旁的水梦急忙给了个夏青一个眼神,她真没想到少夫人讲话会这样的大胆,这样会惹怒应家人的。

果然,应母陡高的声音响起,一脸指责的看着夏青:“你还想着嫁人?你已经嫁给了我儿子,你要不要脸啊?你,你……你性子竟然这般银荡,果然父母死得早,就是没教养。”

夏青望着应母,平静却是奇怪的问:“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儿子,那为什么这个女人说,”夏青指向方婉儿:“应公子的孩子只能从她的肚子里生下来?为什么你说我们早就被赶出应家了?为什么要打掉你自己的孩子?”最后一句话,夏青是反问应辟方的。

一堂的哑口无言。

夏青叹了口气,对着应母说道:“你不让我叫你娘,也不让叫别的,那我以后只好叫你‘喂’了,我怀了应公子的孩子,以后很多事不能做,每个月20两银子不够,就给个50两吧。”

“你,你,你再说一次。”应母瞪大眼,气得几乎要晕过去。

夏青这会是看向应辟方:“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没等应辟方说什么,方婉儿一步迈在了应辟方面前,怒声说:“不错,你看看你自己,哪点配得上辟方?”

“不管配还是不配,我和她已经成亲了,我方才只是说说休了我便会再嫁,应公子母亲就说我银荡,那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现在这样子何止是银荡啊。”夏青再度叹了口气,推开了脸色红白交加,羞愤不已的方婉儿,迎上了应辟方冷峻,又冷漠的面庞。

“辟方?”方婉儿泫然若泣的看着应辟方,紧咬着下唇,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这般的奇耻大辱,以她的家世,才学,随便说哪点都足以让夏青这个贱女人自行惭愧,可现在竟然要受她的污辱……若不是因为爱身边的男人,她真的就想这么离开算了。

应辟方的神情显得有些不悦,夏青对母亲说的话也让他颇为反感,又这般羞辱婉儿,这个女人,女子该有的德操全没有,竟然还这般直愣愣的看着他,应辟方道:“我对你已仁至义尽,不休你,只因答应过奶奶,若你要肆意生下这孩子,这孩子与我应辟方没有任何关系,应家所有的财产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可同意?”

“哦。”夏青轻哦了声。

应辟方眉拧得更深:“每个月50两银子,你可以按时差人来拿,不会亏待你。”

“哦。”

“没事就不要到这边来。”

“哦。”

“孩子生下来了,也不用来报,过你们自己的日子。”

“哦。”

应辟方身形一僵,好半响又道:“我与婉儿认识五年,真心相爱,我也已向方家下聘,奶奶的丧期虽过,但孝期未满,所以暂时婉儿是以妾氏的身份进门,待孝期一过,便会正聘过门,希望到时你安份守已,不要大闹。”

“那是你的事呀。”夏青淡淡道:“这个月的50两能现在给我吗?”

那是他的事,也就是与她无关?应辟方的脸色很僵,但看着夏青望着他的眼神,虽然平静,也是泄露了几许的期待,显然对这五十两,她是极为在意的,有那么瞬间,他有种堵气的不想给她,可毕竟他不会与一介女子计较,也只能僵着手伸到怀里取出了钱袋丢到她手中:“这里是二百两,接下来三个月,你不用来了。”

“哦。”夏青打开钱袋看了看,细心的数了下,才打好结绳,小心的放进怀里。

应辟方才稍微松开的眉又紧拧了起来,看得这般仔细,难道她以为他会少她的钱?

“我们走吧。”夏青转身看着廖嬷嬷与水梦二人。

二人皆一怔,她们回到应家的目的,是希望少夫人能想办法留在应家的,为什么现在觉得少夫人其实只是来拿钱而已呢?不过,想到方才发生的事,知道要留在应家也是不可能了,应家少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强硬的要打掉孩子已是万幸,二人在心里沮丧的叹了口气。

“嫂嫂——”

夏青刚要出大门,一稚气带着开心的声音在后面喊出,转身,就见到小辟临朝她跑来。

见到这个粉装玉琢的孩子,夏青不禁也一笑,直到他冲跑进她怀里,把他抱了起来,夏青微讶,与上次相比,小辟临明显轻了很多,而且脸颊也不像是第一次见到那样胖嘟嘟的。

“嫂嫂,我和娘亲都好想你啊。”小辟临眼晴亮亮的,虽然瘦了些,看起来精神真不错。

“我也想你们。”夏青笑说。

此时,廖嬷嬷忙走过来要抱走小辟临:“少夫人,您现在有孕在身,怎么能一下子抱起二公子呢?累着了怎么办?”

“我要嫂嫂抱。”见老嬷嬷要来抱走他,小辟临双手更是圈紧了夏青的脖子。直到他母亲陆姨娘的声音响起:“临儿快下来,你嫂嫂肚子里有小弟弟了,你这样会伤到小弟弟的。”

小辟临眨眨眼,赶紧下来,蝌蚪般可爱的眼晴直好奇的盯着夏青的肚子。

“二娘?”夏青朝陆氏打了个招呼,陆氏的气色似乎并不好,略带苍白,温和的脸上也颇有些倦意。

陆氏微微一笑,走过去握过了夏青的手,温和的问道:“这几个月过得好吗?”

夏青点点头:“挺好的,可您和辟临都瘦了。”

陆氏看向儿子,看着儿子原本粉嘟嘟的小脸瘦得变成了尖下巴,苦笑了下。

夏青没说什么,只是将干粮的小包裹都放在了陆氏的手中,说:“这里面是我晒的一些野味干肉,可以给辟临吃。”

“这,这怎么不可以?不用的。”陆氏忙推还,面色极为不自然:“临儿并不缺吃的。”

“只是一些干肉,平常可以给小辟临咬着解馋。”夏青低头看向小辟临:“是不是?”

小辟临眼晴一亮,拼命点点头。

“这……谢谢。”陆氏不知道该说什么,论年纪,眼前的女子小她近六年,论穿着,单就自己这身上的一套比起她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可她却二次对她施以了恩惠。

夏青笑笑:“我走了。”

陆氏轻点了点头,不想这时小辟临突然抓住夏青的袖子,稚声问道:“嫂嫂,你能带我和娘亲一起离开这里吗?”

“临儿?”见儿子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陆氏语气微责:“不得乱说话。”

见母亲微诉,小辟临也就不敢再说什么,只得嘟着嘴巴委屈的站着。

“怎么?我们应家亏待你们了?”应母的声音突然想起,就见她与方婉儿还有应辟方从正堂走了出来,方婉儿挽着应母的左臂,应辟方则是站在右侧,端的一副一家人的模样。

一见到应母,应辟临小身子就躲到了夏青的身后,一脸害怕的看着她。

“姐姐。”陆氏忙朝着应母施了一礼。

应母一声冷哼,目光略过陆氏与夏青,最终停在小辟临那张与她儿子极为相似的脸上,好不容易平下的怒火又冒了出来,冲着陆氏锐声道:“瞧你教的好儿子,不知道的外人还以为我这当家主母虐待你们了呢。”

陆氏忙讨好的笑笑:“临儿还小,还请姐姐不要怪罪他。”

“给我。”应母看着陆氏怀中的干粮包。

陆氏不明所以,但听她这么说,也只得递了上去,应母的贴身嬷嬷方氏已接过并且打开了包裹。

应母看到里面的一些肉干,又看了一直望着她的夏青一眼,冷冷一笑,一甩手就将那些肉干都撒在了地上,冷声道:“来路不明的东西,以后要是谁敢收就打断谁的腿。”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一旁的应辟方见到母亲的行为,觉得不妥,但毕竟是母亲也不好说什么,看向夏青,见她的脸依然是那种安静沉默的样子,心里不禁想: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这张脸露出惊慌的样子来?不过,这又与他何干?

方婉儿神情跟应母一样,脸上有着一丝痛快。

‘哇——’的一声,躲在夏青身后的小辟临突然大哭起来,陆氏忙过去抱起自己的儿子轻哄着,眼圈不禁也有些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