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先婚厚爱,总裁老公请躺好
《先婚厚爱,总裁老公请躺好》顾廷睿夏初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先婚厚爱,总裁老公请躺好青青雨轻轻

主角:顾廷睿夏初
“上了你的床只能得到钱?”为了得到母亲的遗书,夏初甘愿成为亲生父亲的棋子把自己送给S市站在顶峰的男人。顾廷睿把一纸契约拍在她面前,“还有和我的结婚证。”衰败的夏家大小姐一夜成为最瞩目的顾太太,二人凭着一纸契约开始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为豪门太太的夏初三年后被男人青梅找上门,“你们离婚吧,他爱的人是我。”三年情爱终究错付,离婚之后本以为形同陌路,却不想顾大总裁频繁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老婆,我来找你了,你亲亲我吧。”?冷面阎王顾廷睿什么时候变成小奶狗了?得知真相的夏初冷漠道:“顾家和我注定水火不容!”“没事,我和顾家断了关系就好。”顾氏总裁轻飘飘一句话让夏初愣在当场。三年前明明只是逢场作戏,三年后居然真情实感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30 13:37: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先婚厚爱,总裁老公请躺好》精彩章节试读

那日的情景跑马灯般在脑子闪过,初夏盖上杯子安稳的睡了一觉,第二日一早前往来风设计室。

这间工作室是自己的心血,这几年也已经发展成为时尚圈顶尖,加上有顾氏集团做后盾,倒是混的风生水起。

夏初工作的时候习惯把自己闷在工作室中直到图稿画出来,自然也就没人打扰她。

感到饥肠辘辘的时候手机响起了**,皱着眉打开一看,是串陌生号码。

“喂?”

那边沉寂了几秒之后喑哑的嗓音响起,“是我。”

心沉了沉,夏初拿起手机原地踱步一圈之后才冷静下来,“萧沉,我昨晚说的话全都是耳旁风是不是?”

电话那边的萧沉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三年过去,为什么二人会越来越远?

“初初,我就问你一件事,你和顾廷睿到底有几分真心?”

夏初冷笑,“有几分萧少不需要知道,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夫妻?

“初初,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放弃对你的执着,但我们以前终究还是同学,看在同学的份儿上晚上一起吃饭?”

他温润的嗓音带着几分恳求,让夏初不自觉的心软下来。

晚上六点下班,出了写字楼就看到停在路边的蓝色跑车,夜色中男人靠在车身上,忽明忽暗的烟头加上优越的相貌,引得路人频频看去。

“萧少什么时候这么高调了?”

见她来,萧沉灭了烟,绅士的开了车门,“香车配美人,不算高调。”

萧沉向来能说会道,不然自己也不会在大学的时候迅速沉溺,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只是这样的萧沉和顾廷睿倒是两个极端。

顾廷睿不爱说话,更不用提甜言蜜语……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萧沉回头就看到她脸上泛起笑意,她本就长的冷艳,不笑的时候脸上高贵逼人,笑起来却像个邻家女孩。

这样的笑容他三年来很是想念。

“没什么,去哪儿吃饭?”

萧沉没有回答,最后停在高级餐厅面前,门口的服务员直接带着上了VIP专属楼层。

夏初有些心不在焉,刚刚的时候自己在潜意识里就拿着顾廷睿和萧沉做对比,真是疯了……顾廷睿本就不喜欢自己,自己却身陷囹圄。

“尝尝吧,你最喜欢的法国鹅肝。”

对面女子比三年前更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妩媚动人,叫人移不开眼。

顾廷睿带着沈家老板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二人,宛若佳偶,只是……这偶是他的人。

沈老板后背一冷,下意识的看了眼顾廷睿,怎么好好的就生气了?

顺着视线一看,那边坐着的女子不就是顾家太太夏初吗?怎么会……

“顾总,顾夫人也在谈生意啊,真是巧了!”

本以为是缓和气氛的话,却不想顾廷睿眼神阴冷的盯着自己,额上汗又落下来。

“沈老板,我有家事,合约明日再谈?”

“好好好。”沈老板连忙应下来,下楼的时候腿都有些抖。

龙华楼是S市最好的餐厅,名流会集,夏初和萧沉坐在角落倒是不招惹目光。

夏初用餐的时候话都没有说几句,只是小口小口吃着食物,好几次萧沉想要开口都噎住。

“初初,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当初不相信你……”

对面温润的男人一脸的愧疚,让夏初终于抬头看他。

“怪你什么?和我分手?”美目流转却是半分情义也无,“哦,我差点忘记,当初是萧老让你和我分手,说起来我倒是像和萧老谈了场恋爱,不是你。”

若是仔细看,她眼中有破碎受伤的光,但萧沉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当时没有权势,爷爷不听我的。”

他还想说什么挽回,抬头却看到一人直直朝着他们而来。

“初儿今天不回家原来是在这里。”

低沉嗓音从背后响起,夏初脊背一僵,回头就看到一身灰蓝西装的顾廷睿,碎发遮住眉眼,里面却有阴鸷的光。

“萧少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和我说,要来找你的……前女友,我的妻子?”

刻意强调的几个名词让萧沉心脏钝疼,眸光骤冷,“现在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和普通朋友聚餐,顾总都要管吗?”

“萧少,我说过,惹了我,你们萧家承受不起,你要是想试试,我奉陪。”

他闲闲坐着,身上的气场却全面压制,夏初一听赶紧抓起包拉住他的手。

“廷睿,一起回去吧,我有事情和你说。”

顾廷睿坐着没动,只是目光沉沉的盯着她,萧沉却坐不住了,“你坐了十分钟不到就要走吗?”

“呵。”

顾廷睿突然笑起来,起身拥住夏初,“萧少,我们夫妻告辞了。”

萧沉拳头攥紧,目送那对璧人远去,自己却连开口挽留都不够资格。

出了龙华楼,顾廷睿瞬间冷下来,手也松开夏初。

上车之后顾廷睿冷冷吐出两个字,“上车。”

夏初上车,松了口气,刚想解释一下今天的情况转眼就看到他冷峻的下巴和抿紧的唇线,昭示着他的生气。

“顾廷睿,他说只是同学聚聚,我正好也和他说清楚,免得他纠缠。”

她难得软了语气,听在顾廷睿耳中却刺耳。

黑色的劳斯莱斯突然加速,性能极好的车子迅速窜出去,车里的男人一言不发,夏初被吓到,抓紧安全带。

“顾廷睿!你不要命我还要!”

男人不说话,车子迅速上了桥,夏初只觉得心都跳到嗓子眼,“停车!停车!”

连续几声之后车子终于急刹车,险些撞到夏初的额头。

“你疯了?”

“疯了的是你吧,夏初,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人,就别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

顾廷睿冷声道,眸间的怒火是夏初三年都未见过的,她深呼吸,“我只是和他说清楚,我既然已经嫁给你就不会违反你的规矩,你别多想。”

男人猎豹一样的眼神死死盯着她,嘲讽道:“既然如此,昨晚你的眼泪为谁流?”

白皙的手指迅速收紧,这两日的面具终于脱落。

“我会忘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