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肥妻:黑化夫君宠无度
《农门肥妻:黑化夫君宠无度》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江子颜苏湛小说阅读

农门肥妻:黑化夫君宠无度夜笙歌

主角:江子颜苏湛
一朝穿越,江子颜从中医世家接班人,变成了柳树村又丑又胖的恶婆娘。奶奶不亲,公婆不疼,还有极品的亲戚等着算计她。就连她那俊美柔弱不能自理的小相公,都恶狠狠地警告她:“不许觊觎我的美色!”江子颜一鼓作气,重操旧业,诊治疑难杂症通通不在话下!从此和肥肉说拜拜,还一不小心成了太医院首席太医,发家致富养相公!夜里,俏郎君化身缠人小狼狗,“江子颜,你必须馋涎我的美色!”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30 14:31: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农门肥妻:黑化夫君宠无度》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暴躁姐江子颜

江子颜挑了挑眉,没听劝,直接把白面递给了大房媳妇李芳,

“先烙两个白面饼子,垫垫肚子。”

李芳期期艾艾,没敢接。

江子颜皱眉,“不是说苏湛有两天没进食了吗?他身子本就弱,不吃好点,吃再多药都补不回来。”

她折腾了一天,也饿了。

苏湛依旧病歪歪靠在床上,一双眸子微微眯着,半梦半醒的样子。

闻言睁了睁眼,目光落在少女的脸上。

那双眼,黑得纯粹,白得分明,没有任何杂质。

苏湛还从没见过这样干净的眸子。

想着她长着一身肉,平日里应该吃的也多,这会儿八成是饿了。

苏湛收回目光,恹恹道:“娘,我饿了。”

李芳听他饿了,心里着急,这会儿也顾不得别的,赶紧拿了白面,抹着眼泪去厨房。

“阿湛,你等等,娘这就去给你弄吃的。”

又顺便叫上了苏草儿,让她去厨屋帮忙烧火。

苏老婆子更是气不顺,骂咧得也更厉害,“一身的贱骨头,一口气吊着要死不死的,还想吃白面饼子......”

二房媳妇张禾听她们要烙白面饼,也着急了,穿鞋下炕,正准备跟着苏老婆子一块说两句。

江子颜却是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没有骨头似得,懒洋洋靠在门上。

“奶奶接着骂,最好再大点声,把左右邻居都喊来,我脑袋正疼着呢,也想让他们来评评理。”

“我这新妇才刚刚进门呢,洞房花烛都还没过,就被人勾住了脚,一头磕石头上差点摔死。”

“我也闹不明白这是不是有人故意害我呢。”

她捂着脑袋,皱着眉寻思,“可我记得当时地上没什么石头啊,咋就摔了呢。”

此话一出,苏老婆子脸色变了,张着嘴,没敢嚷嚷。

正打算开门的二房媳妇张禾,也是心头一跳,赶紧又缩了回去。

夜色中,江子颜眸色逐渐深沉。

果然跟她猜想的没错,原主的死,苏家人绝对逃不了干系!

苏老婆子心虚,骂咧了一句,“大半夜的,胡说八道什么,谁害你了,脑子有毛病吧!”

“哐当——”一声。

不耐烦地关了门。

躲在门后,一颗心却砰砰跳个不停,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江子颜看了一眼,又慢吞吞走回屋里,皱着眉,有些出神。

苏湛换了个姿势躺着,目光隐隐约约落在江子颜身上,若有所思。

屋里安静了下来,只有桌上的烛火,偶尔发出微弱的“噼啪”声。

【叮咚——】

【恭喜小姐姐顺利完成主线任务,网络购物功能已激活,五个系统币已到账,请注意查收。】

与此同时,江子颜的面前再次出现了虚拟的电子界面。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往苏湛的方向瞄了两眼。

却发现对方神色淡淡,似乎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异常。

【小姐姐放心,这个界面只有你能看到。】小童童好心地解释。

江子颜放下心来,又把注意力放在界面上,根据提示领取了系统币。

紧接着,主页上五大板块的网络购物图标亮了,一堆代码快速闪动过后,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图样。

像是购物软件的页面,还可以进行搜索。

江子颜快速浏览了一遍,当看到里面竟然还有“快速燃脂片”时,眼睛亮了。

说明书上标注了,一颗燃脂片可以减掉五斤脂肪。

她手里有五个系统币,刚好可以买一片。

江子颜没犹豫,直接下单。

转瞬间,她手里多了个白色药片。

好在是背对着苏湛的,对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江子颜利索地把药片塞进了嘴里,动作自然地喝了口水。

没有一点破绽。

或许是燃脂片的作用,她觉得心慌意乱,体内的脂肪像是在燃烧,没一会儿,身上就出了一层汗。

“很热吗?”苏湛开口询问,声音寡淡。

江子颜的确是很热,她擦擦额头上的汗,牵强地笑了笑,“你不懂,像我们这种胖子,稍微动一动就得出汗。”

苏湛并不关心这个问题,只是淡淡“嗯”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

伴随着江子颜出汗越来越多,屋子里多了一股若有似无的味道。

不似寻常人出汗的酸臭,是种淡淡的幽香。

苏湛的嗅觉很灵敏。

他讨厌各种味道,香的臭的他都不喜欢。

偏偏江子颜身上的味道,他不讨厌。

还奇异地觉得安心。

他有些昏昏欲睡,眼皮子耷拉着,似醒非醒的样子。

江子颜有些坐不住,又擦擦额头的汗,讪讪道:“我去看看娘烙饼好了没有。”

说完赶紧出了屋子。

外面阵阵凉风扑面,江子颜松了口气。

厨房那边饼子还没烙好,苏大强和郎中便来了。

“这是咱们村的胡郎中,医术很好,村里有谁头疼脑热,都是请他老人家医好的。”苏大强在一边走,一边介绍。

又跟胡大夫道:“这是我们家阿湛的媳妇,今天才刚进门。”

胡大夫是个约莫六七十岁的小老头,头发已经花白,一双眼睛却很精神,朝江子颜看过去,眼神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犀利。

江子颜清清冷冷的目光看过去,对方却已经移开了眼。

她摸了摸下巴,总觉得这老头有些怪。

具体哪里怪,却又说不上来。

那边胡大夫已经轻车熟路到了苏湛床边,取了药箱给他诊脉。

苏湛病恹恹窝着,没什么精神,只抬了抬眼皮子,便算是打过招呼了。

胡大夫从进门起,皱着的眉头便没有松开过。

将将诊完脉,他的目光便冷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