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厚婚深爱,唯妻是从
厚婚深爱,唯妻是从全文免费试读 盛名川荣敬恩小说全本无弹窗

厚婚深爱,唯妻是从亦辰

主角:盛名川荣敬恩
人前他笑容醉人,人后他阴狠毒辣,当年她威逼利诱嫁给他,却不知是引狼入室。时光逆转,错误的人生重新开始……此时,人前他依然是绅士,在她面前,却是无下限。“你是我老婆,现在,我要你履行妻子的义务!”女子眉眼斜飞:“好女不吃回头草,离婚协议请签字!”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7-05 09:16:0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厚婚深爱,唯妻是从》精彩章节试读

荣敬恩蹑手蹑脚的下楼,大厅有收拾的下人,等人进了厨房后荣敬恩麻溜儿换上鞋子出了门厅。

盛家院子不小,院里七绕八绕的小路转得姑娘有些晕,不过总算是找到院门口了。

“还要密码?”荣敬恩顿觉今儿衰到家,大门居然要密码才能打开。

荣敬恩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又回头瞧瞧黑漆漆的院子,不知道进屋问人大门的密码会不会有人告诉她。

这正趴着不知进退时,大门居然从外面被人推开了,荣敬恩吓了一大跳,身体连带着被推开的同时,赶紧往后跳开几步,歪着头看进来的人。

一束白光从大门外照射进来,紧跟着听到车子轰响声。

荣敬恩正诧异是盛家谁回来了时,白光中走来名身量颇高,一身酒气的男子,荣敬恩赶紧又后退了两步,但见人并没有将大门完全打开,只开了那么一些,大有即将关上的意思,她忙冲上去将门拉开。

“别关别关,不急不急。”

姑娘讨好似地冲进门的男人笑,双手推着门不让关。

盛千河听见声音猛然回头,浓眉紧拧了下,回头瞧见那逆光中一张白玉般的脸子格外耀眼时,眉头拧得更紧了。

“你在干什么?”

这女人,哪次过来不闹得盛家上下不得安宁?母亲那病,生生给她气出来的!

荣敬恩闻言,傻白的愣了几秒,这位先生认识她啊?

片刻后一拍脑袋,她现在可不是戴姿,她是荣敬恩,盛家的少奶奶,这家人能不认识她?

“呃……”

正荣敬恩合计着准备出门的理由和借口时,大少爷已经朝她走近了,悬殊的身高立在她跟前,很有压迫感,他微微附低了脸,温热气息欺近,冰冷薄怒声音却由之而来。

“说,又在家里作了什么恶?谁让你过来的?”

荣敬恩觉得不论是谁,这距离都有些,呃,略近,略近……

大人物她都惹不起,小心伸手戳了戳欺身而近的危险人物。

没反应?

荣敬恩赫然抬眼,看看他俊朗的颜,又看看她戳中的肩膀,对上男人逐渐染上恼怒的眸光时,当即双手抱拳。

“这位壮士!你若今日放我一马,他日必当涌泉相报!”

盛千河喝了不少酒,行动是有些发虚,可脑子却清醒得很。

认真看了会儿今日古里古怪的弟媳妇,一抬手,“嘭”一声掌在荣敬恩身后靠的铁门上,他些许摇晃的身形堪堪稳住,紧跟着再看向跟前女子。

荣敬恩是被这人突然靠近吓得膝盖一软,附低了身体双手遮面,遮挡那并没有落下的大掌。

盛千河心下疑惑,是怕他打她?荣敬恩?

往日气焰嚣张的形象刻入人心,不由得令盛千河怀疑自己真喝多了,产生了幻觉,把下人看成了荣家那个小混蛋。

盛千河疑心一起,下一秒便将姑娘给拽了起来,捏着她一张白生生的脸子细看。

眉眼如画,纵然大眼里装有不可能属于她的惊慌,但眼前这张脸,确实是荣敬恩!

盛千河疑惑的松开手,目光直直注视着荣敬恩。

真是见鬼了,荣敬恩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难道是今天过来被训了?不仅被训了还受了极大的伤害?整个盛家,不,就算整个菁城市,能伤害到她的人也只有一个。

“三少回来了?”盛千河虽然是问话,但却非常笃定。

只有盛名川能收拾这天杀的女人。

荣敬恩见人有所松懈,赶紧连推带甩的甩开人往门外跑去:“三少是回来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拜拜!”

话音一落,人还真跑了。

盛千河更意外了,这女人今天在搞什么鬼?

转身时盛千河身形晃了晃,忙停下稳住身形,看来还真喝得有点多。

送盛千河回来的姜家司机见姑爷进了屋,车子方才开走。

盛千河进了别墅,脑子迟缓的想着刚才门口撞见的人。走了这一小段路,又有些不大确定那是荣敬恩,人在别墅门口站着,久久没进屋。

黑的眼,红的唇,白的脸,眉目如画,眉眼浅笑胜繁星。

“那是荣敬恩吗?”盛千河花了眼。

华嫂候了好一会儿终于问出声:“大少爷,您怎么不进屋啊?”

盛千河身形一晃,抬手间华嫂赶紧走出来扶住他:“大少爷喝多了吧?丝雨小姐怎么没一起回来呢?现在丝雨小姐可是咱们盛家的人了。”

盛家大少爷今天才订婚,可三少爷已经结婚两年了,并且三少爷这婚结得,憋屈。盛家上下都明白,那是荣家小姐一厢情愿,死缠烂打什么法子都使过了,事情闹得太过分,盛家被闹得不论颜面还是台面,都下不来,才勉强答应。

答应和荣家结亲,并非外界认为的攀附荣家什么,盛家根本不需要荣家任何帮衬。

“名川回来了?”盛千河进屋时问了句。

“是的,和三少奶奶一起,三少奶奶也真是不懂事,三少爷以前的助理找去了少奶奶那,三少奶奶为了好打发人居然说三少不育,恶言中伤名川少爷,这事情回头就传开了,老夫人得知传言以为是真的……”

“行了,夫人在房间吗?”

盛千河对盛名川夫妻俩的破事儿不感兴趣,只想跟母亲打声招呼就回房休息。

“在呢。”华嫂不敢再多话。

盛千河在门外喊了声,然后敲门,推开门时正好见着盛名川来开门。

“老三也在啊……”

盛千河一见到盛名川,脑中一张白生生的脸子瞬间出现,快得令他自己都错愕当下。

盛名川扶了一把盛千河进屋里:“大哥回来了,我和妈都以为你今晚会在姜家睡。”

盛千河坐下,酒精开始发酵,小脑越来越木。

“门口遇到弟媳妇了,”答非所问非他本意,只是这话好像已经不由自己控制:“老三就放心让她大晚上的到处跑?”

盛夫人很是奇怪:“千河在说老三媳妇?”

盛千河点头,同时抬手按着眉心:“妈,我回房间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