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王牌姑爷
《王牌姑爷》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陈文玉沐雨柔小说全文

王牌姑爷折月

主角:陈文玉沐雨柔
羽箭不断摆动的尾部距离陈文玉的鼻头就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陈文玉甚至还能够感觉得到尾部剧烈摆动扇出的微风......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7-11 11:47:2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王牌姑爷》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当时那名女子是在轿子上,陈文玉借着夜色的掩护,身着一身夜行衣,面罩黑布就进入到了女子的轿子上,借着这名女子的随从躲开的追兵。

之后在离开之前陈文玉还与那名女子说了几句话,不过因为是夜色的关系,轿子里面本就阴暗,陈文玉又是以黑巾蒙面,除了陈文玉对这名女子有着模糊的记忆之外,双方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

虽然是说了几句话,但是陈文玉多留了个心思,并没有用自己真实的嗓音。

在脱困之后,陈文玉才发现自己对那名女子竟然是念念不忘,之后更是吩咐自己组织下的人到处去寻找这名女子,但却发现在那一晚之后,那名女子的踪迹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竟是再也打探不了半点消息。

当时的组织本就不全,信息记录也有残缺,是以到现在组织成形之后依旧是没有打探到那名女子的消息。

没想到现在竟然是发现了那名女子的消息,竟然还是自己的未婚妻,陈文玉又怎么不会对这件事情感到高兴?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要好好的履行这个婚约了......”陈文玉脸上带着笑容说道:“既然明日去祝寿,怎么说也不能够怠慢了岳母,猎豹!”

“猎豹在!”

“将之前从拍卖会上的那个玉石拿来,我要做我老岳母的寿礼!”陈文玉大手一挥。

“魁首......那个玉石不是您很喜欢的那个么......”猎豹有些不确认的问道。

“这个没关系,只不过之前看到那玉石的时候有些触动......”陈文玉转身回到了自己床上,“明天寅时之前将玉石拿来!”

“是!”

猎豹只是行了一礼,却迟迟没有退下,神色之间有些踌躇,像是要说些什么。

“有什么事么?”陈文玉问道。

“魁首......”猎豹行礼更深,几乎将身子弯了下去,站在窗内的陈文玉甚至都看不见他的身体,“长老们希望您能在今天过去一趟......”

听得猎豹此言,陈文玉怒气横发,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今天?这都三年了!这一群老家伙们还以为我像只木偶一样被他们操纵在手里吗!他说我过去我就得过去?”

陈文玉说这句话的时候硬气十足,没有半点胆怯。

是的,他现在就有这样的实力,或许在三年前自己进入“翻天”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傀儡一样的首领,但是这三年的时间——现代的一些心理书籍可不是白写的!

三个月的时间都可以让一个雄才大略的人招募一批手下,更何况陈文玉是用了三年的时间!

陈文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坐下,道:“就算是我已经可以自立门户,但是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你回去只管说你今日没有见过我,若是他们问起来,就让他们来找我!”

“是!”猎豹答应一声,转身横跨几步,翻过墙,消失了踪影。

没错,能被陈文玉待在自己身边的人,全部都是这三年里面收拢的铁杆手下。

陈文玉双手枕在自己脑后,回想着当初与沐雨柔初见时的情景,那时候的自己还蒙着黑巾——

那女子虽然被惊到,但并没有多么惊讶,只是问道:

“先生此举何为?”

“当扬名立万!”

“不惧艰难险阻?”

“遇险则克之,遇难则攻之,何惧?何须惧?”

......

大街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尤其是沐府门前,更是悬挂了几百米长的大红灯笼,这些灯笼从子时开始,一直到开门迎客的辰时都一直亮着,没有一盏有中途熄灭的情况,反是来往之人都会驻足感叹一番豪门的繁华。

但是这些路人不知道的是,这豪门之所以繁华,是因为在豪门的内部,有着比表现出来的繁华更加繁华的景象,就算是说之为奢靡也不算为过。

毕竟将一个占地近百亩的将军府内部装饰的如同白昼一般,就算是让陈文玉这种手底下有着巨大势力的人看了也要感叹一声浪费。

这就是豪门,哪怕只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的边边角角,都足够一个普通人家几乎是一辈子的生活用度。

就凭这处处的大红灯笼,不间断燃烧的红烛,只是一个时辰要消耗的银子也要数以百计。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就只会在老夫人大寿的时候才会出现,一年也就这么一回,虽然沐老将军办寿宴的时候阵势绝对要比现在大上许多,但是沐老将军毕竟是武将,一年到头根本就回不了家几次,尤其是现在贺氏外戚当政,各地纷乱四起,沐老将军更是比之前要忙碌得多。

就只是在沐雨柔的记忆里,从自己出生到现在定下婚约二十多年的时间里面,就只见过沐老将军几十次,而老将军的寿宴也只在家里办过三次,更多的时候都是在军营里面度过,由那一群铁血汉子给老将军祝寿。

陈尚东带着陈文玉来到沐府门前,看着这几乎是挂了一整条街的大红灯笼,两个人的脸都像是被火烧了似的。

陈尚东倒是对这个样子没有多大的在意,他在京城长大,每年都会有几个硕果仅存的老家伙过上一回大寿——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每一次大寿所做的阵势都要比之前要隆重许多,那是有多浪费就有多浪费。

陈文玉却是对现在的这种情况嗤之以鼻,在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这些人如此浪费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因为陈文玉在穿越过来之前没那么有钱,就像是那句话——你以为有钱人就会像是你想象的那样快乐么?不,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就像是前文所说的那个样子,陈文玉眼瞳之中映衬着挂满了一条街的灯笼,情不自禁的道:“我靠——太浪费了......太浪费了......”

“哼,果然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就在陈文玉还在独自感叹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就你们两个人来祝贺沐老夫人的大寿?我看你连沐家的大门都进不去吧......”

陈家祖训,不结党营私,不参与朝政,不惹是生非。

这就是陈家这十世以来繁荣昌盛的秘诀,虽然在很多时候因为面生,会被一些实力根本不如自己的人嘲讽,但是这祖训一直萦绕在陈家人心头,让陈家人露面不露威——毕竟王八有壳长寿不是没有道理的。

以前的陈家人在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多半是不予理睬,就连现在的陈尚东也是做得这个打算。

只不过现在出了陈文玉这个异类......

陈文玉转过头去,看向脸上全是不忿的赵李:“土包子骂谁?”

“土包子骂你!”那个脸上全是不忿的家伙吐了一口粘痰在陈文玉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

“没错,正是土包子在骂我啊......”陈文玉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屑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

这个人他认得,好像是叫做赵李,一个人就占了百家姓前四一半的家伙。

他是京都的地方官,就像是一县的县令那样,只不过这个地方官连个县令都不是,在这个房檐上掉个瓦都可能砸中一个三品大官的京都,他这样的一个地方官根本就是一个空壳子,随随便便一个公子的话都比他的话要强上许多。

“什么!”赵李怒了,虽然他在这个地方并没有多大的话语权,但是还没有让敢对现在的他直接说出这样的话,“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活腻了,竟然敢在这个地方就对我出言不逊,你以为你是谁啊,就一大一小两个人,拿着一块破石头来到沐家老夫人的寿宴上,你以为你们两个乞丐这个样子就会进去家门吗?”

“你......”陈文玉哪里会吃这样的亏,刚想和这个人对骂,但是父亲及时的拉住了他,低声说道:

“没必要和这样子的人争执,掉身份......”

陈文玉本来是想和他对骂的,但是在听到父亲着这句话之后,却是想到了自己老家的一句老话——

所以,没必要,掉身份。

陈文玉父子二人再也没有多看这个家伙一眼,反而是直直的向着沐家大门口走去,对这个叫做赵李的家伙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