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神秘老公娇宠蛮妻
《神秘老公娇宠蛮妻》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欧阳夜夜凌墨洵小说阅读

神秘老公娇宠蛮妻:十六夜·仙神

主角:欧阳夜夜凌墨洵
某日,夜夜被诊断为乳腺癌,需要手术切除。某日,夜夜心一横,直接抓了个魅力型男拿下。某日,夜夜惊愕,那个被自己拿下的魅力型男居然是给自己主刀的医生!某日,医生利诱嫁给他就可以治好乳腺癌,然后夜夜傻傻的掉入了陷阱。某日,夜夜发现乳腺癌是胡扯,而自己真实的有了医生的娃。某日,夜夜渐渐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秘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3 11:35: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神秘老公娇宠蛮妻》精彩章节试读

她这23年都没有放纵过,今天就让她破罐子破摔一次吧。

延语市南语街,这条热闹的街道上,坐落着一家看上去超拉风的酒店。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置身其中,有种被金碧辉煌包围的感觉,此时的欧阳夜夜绝对不会考虑,一个晚上,就会把她半个月的薪水全部耗费掉。

强行拖着凌墨洵进入酒店,啪叽!一张身份证拍在酒店前台,欧阳夜夜醉醺醺的模样一直在晃悠,走过来的路上一直走着“S”路线。

“开一间房间!”欧阳夜夜豪迈,双颊微红,手臂搭在了凌墨洵的肩膀上。

前台接待微楞,也被欧阳夜夜的表情吓到了,再看向欧阳夜夜紧抓着不放的人,前台是彻底的被吓到了。

星级酒店的前台,等于是酒店的门面,自然是高素质、高涵养、高质量。

只见,凌墨洵做了一个虚的手势,深邃的眼眸中闪过锐利,然后点点头,给了前台一个讯息。

凌墨洵不知道欧阳夜夜想做什么,只能暂时顺着她做下去,这种醉醺醺的模样,和他当初见过的欧阳夜夜有很大程度的区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凌墨洵想知道。

对于欧阳夜夜并没有认出他是谁,内心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望。

前台了解意思之后,马上拿着欧阳夜夜的身份证,办理入住手续。

“我要一张床的双人房!”再次啪叽一声,欧阳夜夜声音气势恢宏。

“好……好的。”前台有点被夜夜吓到了,自然吓到的意义很多。

某酒店的232号房之中,温度和异常指数直线上升。

欧阳夜夜的伸手利索,门一锁,身一转,手一伸,利落的把凌墨洵推到,然后两脚踩着床垫,鞋都没脱,直接坐在凌墨洵的身上。

这个情况,能发生的事情只有一个。

躺在床垫上的凌墨洵的面部表情更加僵硬了,理解这个情况,他却理解不了欧阳夜夜这样做的理由。

接下来他该怎么做?凌墨洵迟疑了。

凌墨洵人生进行32年,第一次被人推倒压住,感觉并不是那么坏。(笑)“我想你需要冷静一下。”凌墨洵神色淡定,面无表情,眼眸的深处,是对欧阳夜夜的担忧。

眼前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那种素净不谙世事的面容,怎么看都是良家子女;目光向下,再看看这凹凸有致、丰满**的身材,的确是能轻易撩起男人。

可惜,凌墨洵是柳下惠,最擅长的就是坐怀不乱。

“闭嘴,我很冷静。”坐在凌墨洵的身上,欧阳夜夜拿着手机,正在查相关资料,她那醉意朦胧的双眼,能不能看清字都是问题。

眉间紧缩,狰狞认真,没有经验的欧阳夜夜,只能这样一边查资料一边现在进行时。

进行过程中,欧阳夜夜从未看过凌墨洵一眼,她害怕自己看过凌墨洵那张陌生的脸之后,就会打退堂鼓。

“你的眼神狰狞了。”凌墨洵在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出现了一点点蹙眉的表情。

再次重逢,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他所认识的欧阳夜夜,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孩子,她会有这样的行动,一定有重要的理由,凌墨洵想知道那个理由。

但他也知道,现在问,恐怕欧阳夜夜什么都不会说。

推开欧阳夜夜轻而易举,而凌墨洵却有自己的恻隐之心,想起母亲的话,再看着欧阳夜夜,如果一定要结婚的话,对现在的凌墨洵来说,欧阳夜夜是不二人选。

资料简单阅过,省略洗澡步骤。

旁边一瓶红酒被欧阳夜夜发现,飞速爬过去一饮而尽,几秒钟之后,欧阳夜夜脸颊潮红,眼神开始朦胧漂移,醉意更上一层楼。

脑细胞的目的依旧明确,明确的疯狂。

第一步扒光,欧阳夜夜在**自己之前,先把凌墨洵扒光了,欧阳夜夜的目光呆滞了。

“连身材也这么完美,看来我的运气并不是那么烂,嗝……”光溜溜的欧阳夜夜坐在凌墨洵的身上打了一个嗝,贼兮兮的坏笑着,散发着浓重的酒气,身体微微有些晃动。

这样正好,作为她最初的也是最后的一次,真的很不错。

只是很不错的让欧阳夜夜有想哭的冲动。

“……”凌墨洵微蹙眉,对欧阳夜夜那些不明其意的举动,终于有了一点表情上的反应。“你要想清楚,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提醒,并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凌墨洵这位柳下惠确实的被挑起来,也确实的做了决定。

对凌墨洵来说,从七年前开始缘就已经形成,再次相遇,缘已经完善。

凌墨洵不会停止,什么都不要停止。

“关你屁事,老实点!”欧阳夜夜怒,豁出去的眼神怨天怨地怨世界。

………………

夜很长,将魔鬼唤醒的结果是一次又一次都不会结束,一次又一次的索取。

夜过的很快,醉酒的夜过的尤其快。

某年,6月7日,8:12Am。

清晨的阳光依旧那样灿烂,暖暖的日光透过白色窗帘,洁白的床单上残留着有些怵目的血红。

地板上,扔着部分撕碎的衣服,某角落掉着衬衫纽扣。

英勇的红酒瓶空空如也的躺在地板上,酒瓶盖在不远处。

床垫上的两人相拥而睡,很香、很沉、很安心,只是床单很乱。

严格的来说,昨晚进行到后三分之一时,欧阳夜夜已经醉的一塌糊涂,凌墨洵那份沉淀了很久,被悉数挑起的**,就用欧阳夜夜的身体狠狠的满足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