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免费试读 云苏傅成聿小说章节目录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蜜糖罐子

主角:云苏傅成聿
离婚时,傅成聿为了另一个女人踩碎了云苏的尊严,令她狼狈退场,人间蒸发。五年后,云苏带着萌宝回来,她笑容温暖,却对他冷漠无情。酒会上,傅成聿黑眸紧紧盯着她,趁人不备将她拉入角落,声音低哑暗沉:“孩子是我的,怎么,你还想丢下我?”云苏酒意上脸,似笑非笑地拍了拍他的脸:“前夫两个字怎么写,要我教你吗?”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8 11:27:4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的视线纷纷看过去,此时气氛却是静的可怕。

夏天雪心里紧张极了,生怕傅成聿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他们没领证这事。

云苏看着傅成聿,却是眸光极其冷漠:“傅总是不是搞错了?你的妻子是夏天雪,我只是你前妻。”

傅成聿的表情很冷峻,深邃的眸子幽冷深暗,他没说话,但那眼神仿佛是在告诉云苏——我们没离婚,你依旧是我妻子。

“不可理喻,莫名其妙!”云苏看明白了傅成聿的眼神,又忍不住气道。

夏天雪看着傅成聿的所有心思和目光都放在云苏身上,指甲抠进了掌心里,心里又嫉又恨。

云苏率先收回目光,带着小太阳赶紧先去休息室。

“爹地?”傅明霆小脸板着,眉头皱紧了。

傅成聿站在原地顿了顿,然后偏头对小明霆说道:“一会儿对小太阳道歉!”

说完,他就抬腿跟上,神色肃然沉穆。

小明霆心里却难受极了,他没有推小太阳,是他自己倒的,但没人相信他!

夏天雪直接拉着小明霆跟在他身边,故意体贴地问道:“阿聿,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与苏苏怎么好好地吵起来了?”

“小事。”他态度冷冷地回了这两个字。

夏天雪握紧了拳头,垂下的眼睛遮掩了她眼底的嫉怒,今天的风头都让云苏出尽了,还算小事?!

云苏到了休息室,让墨云寒抱着小太阳,自己从随身带的包包里取出药膏来,轻轻擦拭小太阳手臂上的淤青。

她垂着眼,眼睛很红,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但始终抿着唇,倔强得不会低头。

小太阳想解释一下自己没那么疼的,而且也没出血,可是看到妈咪这么紧张担忧,他开口软软地安慰:“妈咪,我没事啦,我不疼的。”

云苏紧紧咬着唇,不想在傅成聿面前露出懦弱的一面,她说道:“妈咪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那个叔叔也没欺负我。”小太阳声音轻轻的,超级乖。

云苏受不了了,傅成聿对小太阳这样,小太阳还替他解释!

愤怒,甚至悲伤都涌上心头,“无论怎么样,他和他儿子都不应该这样对你。”

小太阳立刻就明白妈咪是看到他摔地上了,马上解释:“妈咪,其实他没推我,他只是碰了我一下。”

云苏没说话,理智告诉她,正常小孩子间就算打架也正常,可是,小太阳经不起任何人碰!

墨云寒轻轻安抚云苏,拉住了她有些发颤的手:“苏苏?”

傅成聿过来后,看到的就是墨云寒和云苏亲昵的样子,他的薄唇抿紧了,心里又怒又醋。

夏天雪牵着小明霆过来后就说道:“云苏,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阿聿他不是会欺负小孩子的人,阿聿平时很疼爱小明霆的,小太阳这么可爱,他怎么会欺负他呢?小明霆,你爹地没有欺负小太阳吧?”

小明霆看了一眼小太阳,声音很酷:“没有。”

夏天雪仿佛报了刚才的仇一样,解气地说道:“小孩子是不会说慌的。”

“所以?你想说什么?”云苏听着夏天雪的话,笑了起来。

夏天雪神情柔弱,说的话却像是挑衅一般,“我也是一个母亲,如果是你的儿子欺负了我儿子,阿聿替他教训教训你儿子也没有什么错,何况,你儿子也没有怎么样。”

“我看到的可是你儿子推倒了我儿子。”云苏冷冷说道。

夏天雪盯着云苏,神色越发柔弱,“苏苏,我知道的,你讨厌我,可是我和阿聿的孩子从小就上礼仪课的,和小太阳这种在国外野惯了的孩子不一样,你不能张嘴就说小明霆……”

“够了。”傅成聿看了一眼夏天雪,沉声打断了她的话。

“妈咪,你别生气。”小太阳也拉了拉云苏的手,想要安抚云苏,哪知道,刚开口,就开始流鼻血。

云苏吓坏了,“小太阳!”

小太阳还想说些什么,却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过去。

云苏脸色一白,方寸大乱,哆嗦着手给小太阳先喂药:“陈教授呢?陈教授今天有没有来?!”

陈教授是血液科泰斗,是云苏来宴会的原因,也是云苏现在的救命稻草!

“陈教授今天没有来……苏苏,不要害怕,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墨云寒眼里闪过一丝愧疚,立刻抱起孩子揽着她就要出去。

傅成聿听到他们说的,皱了一下眉,让雷蒙去找好友陆砺,他的医术也很好。

小明霆看到小太阳只是被他碰了一下,不仅腿青了,甚至还流鼻血了,也是被吓到了。

就算有傲气,他此时也知道自己碰的那一下真的伤到了小太阳。

小明霆深呼吸一口气,走到了云苏面前,郑重道歉:“阿姨,对不起,我是碰了一下小太阳,但我真的没推他,我也没想到他会这样。”

云苏对上小明霆那张与傅成聿一模一样的脸,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厌恶,但没想到,竟是心肠一软。

她柔声道:“阿姨没怪你。”

傅明霆这一道歉简直啪啪啪打了夏天雪的脸,夏天雪在旁边的脸都绿了,可碍于傅成聿,她只能自己生闷气!

“小明霆!过来!”夏天雪声音都严厉了几分,一把拉过了站在云苏面前的小明霆。

很快,警方来了。

“刚才是谁报的警?”警方例行公事询问。

云苏紧紧抱着昏迷过去的小太阳,眼眶通红,指着傅成聿:“是我报的警,他打我的孩子!”

……

警局。

傅成聿眸色极深地盯着低头和警方做笔录的云苏。

小太阳已经被墨云寒带去医院,前不久来了电话,已经脱离了危险,但云苏的背依然绷的很紧,还陷在小太阳病发的慌张,和报复傅成聿的快意里。

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云苏转身看他,然后起身走了过来。

“如今的堂堂傅氏掌舵人,算上你小时候,今天,是你第二次进警局吧?”云苏站在他面前,眨了眨眼睛,有些痛快地说道,“滋味怎么样?”

傅成聿的眸色越发深沉。

云苏看着他的样子,心里痛快至极,“你伤了我的孩子,哪怕是误伤,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傅成聿!怎么样,在警局里是不是想起你那些不堪过往的童年了?谁会知道现在强大冷酷的傅先生曾经和狗一样……”

傅成聿拉住云苏的手腕。

“你要是再敢碰我,我就告你性——骚扰!”

傅成聿听到云苏这话,他笑了起来,似乎是在掩饰眼底真实的情绪。

低沉的声音越来越大:“你告我性——骚扰?”

云苏看着他的笑,她心里厌恶极了。

傅成聿伸手一拽,就把云苏拽到了怀里。

周围是忙碌的警察,他却丝毫不在意。

傅成聿的声音压抑着,多年未见,想念到了此时全部变成了气。

他俊美冷峻的脸上却是带着浓浓的无奈:“云苏,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