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冷戾大佬的心尖宠
乔黛殷权凛《冷戾大佬的心尖宠》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冷戾大佬的心尖宠舞哥

主角:乔黛殷权凛
乔黛重生于订婚前被拐卖的那刻逃跑的时候顺带拐走了遇袭的冷戾大佬,高调回到乔家这一世她耍继妹斗渣男重现她家族的惊艳绣技玩得不亦乐乎!等等!冷戾大佬非要和她一起玩怎么办?冷戾大佬:“要不要一起玩个过家家?”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9-18 11:28: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冷戾大佬的心尖宠》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真的?”乔元翰看向乔黛,眸光森冷。

乔黛如此出色,他还想着好好培养,但如果被拐卖这件事是真的,他怎么可能容许她留在公司给他丢脸?

“什么是真的?拐卖吗?我就是迷路了啊!要是拐卖还能回来?”乔黛一脸莫名,看向乔楚楚问:“楚楚,是不是你在外面乱说了?”

“我怎么会乱说?”乔楚楚急忙说道。

乔黛点头说道:“也是的,咱们是姐妹呢!你不会乱说的,我也没乱说你骗我上山的事啊!”

乔楚楚脸色有点不好看,这就把自己洗干净了?

没关系,拐卖的事你百口莫辩!

王蓉珍一把年纪哭得梨花儿带泪,说道:“黛黛,我知道你不敢和家里说,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说出来我们给你作主啊!”

乔黛看向父亲莫名地问:“爸爸,没有的事为什么要逼我承认?”

王蓉珍一脸关心地说:“黛黛,我们是怕你吃亏不说出来啊!那天你说殷少送你回来的,怎么送你回来的?”

这两天她连殷少的影子都没看到,她压根就不相信这女人能扒上殷少。

多半是故意去撞殷少的车碰瓷,然后让殷少的车把她送回来的。

她已经确认过,乔黛明明就是被卖了,她是偷跑回来的。

还扯什么殷少?今天非得拆穿她!

乔楚楚一脸担忧地看向父亲说道:“爸爸,咱们得谢谢殷少啊!”

乔元翰当然想和殷少扯上关系了,他看向乔黛说道:“黛黛,你给殷少打个电话!”

如果乔黛没有后面与殷权凛的合作,现在与他早就两清了。

再打电话,那男人一看就不是善茬,肯定不会再搭理她的。

天助她也啊!

“好吧!”她拿出手机,拨号。

乔楚楚立刻看向母亲。

王蓉珍心里也没底,给了女儿一个安抚的目光。

电话响了很久,对方没人接。

乔黛:“……”

难道那男人给她的假电话?

她不死心,又打了过去。

电话又响了很久,还是没人接。

乔楚楚心里得意,看向爸爸说道:“爸,姐姐她一定不是故意骗你的,你原谅她吧!”

王蓉珍也跟着哀求道:“元翰,孩子被拐本来就吓坏了,现在好不容易跑回来,撒个谎也可以理解。”

乔元翰此时已经怒火滔天,他看着乔黛质问道:“你真的被拐卖了?你简直……”

现在这个局面,几乎就已经定了乔黛的死刑。

乔黛怎么感觉殷权凛这个男人靠不住呢?

“爸,电话是没人接,又不是拒接……”

乔黛还没说完,王蓉珍就打断她说:“好了黛黛,别再硬找理由了,你赶紧承认,家里还能早点帮你想办法。”

“就是的姐姐!”乔楚楚一下子哭出来,叫道:“你被那种男人脏了身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乔元翰的火气已经被拱得十足,他盯着乔黛怒气冲冲地骂道:“你还好意思进公司?你有什么脸?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让我丢这么大的人!”

乔黛心里冷了下来,前世他骂得比这更狠更难听,这个自私的男人,她早就对他不报希望了。

管家神情慌张地跑进来,叫了一声:“老爷,殷少来了!”

“谁?”乔元翰愣了一下。

管家还未说话,殷权凛已经走进门。

八名黑衣保镖左右站成两排,护着自家主子,排场十足。

殷权凛步伐凛冽,周身萦绕着震慑人的霸气,阴鸷的目光带着野性,如狼一般仿佛是个高高在上的掠夺者。

高大的身形气势如虹,从心理上绝对地压制着别人。

没人敢不信,他就是锦城殷少。

乔黛都有点看懵了,他亲自来了?

从刚才不接她电话,到现在亲自现身,这样强烈的反差让她心里起了微妙的感觉。

这绝对不是殷少的风格啊!

“殷、殷少?”震惊的乔元翰最先回过神,一脸不可置信。

“爸!”乔黛软软地叫了一声。

乔元翰看过去,大女儿已经泪流满面。

乔黛模样委屈,哭得伤心欲绝,问道:“妈和楚楚非要说我被拐了,我辩解都没用,现在殷少来了,您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他在山上发现迷路的我,被他带下山的?”

乔元翰看向殷权凛,结果触到一双冷鸷到极致的眸,那里面好像还有什么厌恶,他都没敢看,吓得差点跪了。

“大小姐不是亲生的吗?为什么会被人如此污蔑?”殷权凛悠悠开口,语气却薄冷到极致,还带了丝杀意。

乔元翰腿软,眸光扫向王蓉珍母女,怒道:“你们在胡说什么?黛黛是我最心爱的女儿!容得了你们如此污蔑?”

乔黛心里冷笑,脸上哭得更痛了。

殷权凛看着她柔弱无助的样子,脑中却浮现出乡野山村中她那张狡黠肆意的脸。

会演的女人!

他冰冷的目光扫向那母女。

就好像锋利的刀子扑面而来,乔楚楚吓得立刻躲到母亲身后。

王蓉珍语无伦次地说:“没、没有啊!外面都这么传,我怕黛黛吃亏才问她的!”

“可我都说没有了,还说殷少能给我作证,你们都不相信啊!”乔黛走到父亲身边,头轻趴在父亲的肩头,哭得身子都抽了。

“哦?”殷权凛淡淡地勾了勾唇角,眸中雾霭沉沉,流动着波诡云谲。

仅是浅淡的一个字,也能让人觉得心惊胆战。

“不,不是!”乔元翰不由怒骂王蓉珍母女,“听风就是雨,不相信我亲闺女难道相信外人吗?”

王蓉珍也哭了,一脸冤枉地说:“我真的是心疼黛黛!”

殷权凛又“哦?”了一声,锐利精悍的目光扫向她问道:“这么说是我错怪你了?”

王蓉珍点头。

他跟着问:“我是非不分?”

王蓉珍的脖子梗在半空中,怎么也点不下去,这么窝着难受极了。

乔黛还在哭,卖力的快要哭晕过去了。

殷权凛看她哭唧唧的样子,突然开口说道:“行了,我不是过来了?别哭了!”

一脸训斥的样子。

“嘎?”乔黛的哭声噎了一下。

莫名,觉得有点暧昧怎么回事?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