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一剑凌天
一剑凌天主角陈文轩土泽宇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一剑凌天山前听雪

主角:陈文轩土泽宇
我有一剑,其名断念,我执此剑,号令三千神魔,诛斩妖邪无数,傲世于天地,以一剑曰无敌!吾名文轩,陈姓,炎黄之后,怎奈遭人算计,家道中落,全身经脉尽废,已是废人一个。仙佛洞,灵脉再生,以吾文轩之名,让这九州大地,仙魔六界,天地万相,再扬我陈姓威名!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1-24 09:21: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剑凌天》精彩章节试读

“好在这破庙顶上还有几块瓦片能够挡雨,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寥寥几句话语,却是说出了陈文轩心中的无奈和心酸。

几天前他再怎么说也是天灵门的弟子,虽然说在宗门内不受待见,受尽师兄弟的冷眼,但是好在还有一个安身之所。

可如今,他竟成了一条丧家之犬,被人扫地出门,自己还没有一句怨言。

想到这些,陈文轩也是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双拳握紧,咬紧牙关,心中暗暗立誓,总有一天,一定要让那些狗眼看人低之徒,为他们昔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可是很快,陈文轩紧握的双拳也是再次松开,而刚刚挂在他脸上的远大志向,转瞬间,就被落寞无助所取代。

“身为修行之人,却无法开脉,虽说手脚还算健全,但是和废人比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就我这样,别说打那些人的脸了,恐怕就得活下去也是个问题。”

陈文轩无奈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便是径直走进了这间破庙之中。

天下之大,竟无一地,是他的容身之所。

破庙之中,满是灰尘,甚至如果仔细看的话,你偶尔还能看到几只老鼠,在昏暗的破庙之中,快速闪躲。

走进破庙之后,陈文轩也是四处打量起了这件破庙,终于,在破庙的一个墙角,陈文轩也是找到了一块,能够让自己栖身于此一晚的地方。

走到墙角处,陈文轩也不管地上干不干净,直接便是倚靠着墙角坐了下来,然后将头靠在墙上,闭上眼睛,蜷缩在了这里。

不知不觉中,陈文轩的双眼也是变得朦胧,近日来没日没夜的赶路,也是让他的身心都疲惫不堪,竟忍不住睡了过去。

可是因为陈文轩身上穿的衣服太过于单薄,再加上又冒着雨走了那么久的缘故,对于没有打开灵脉,算不上是一个修真之人的他来说,身体自然是吃不消的。

果不其然,后半夜,蜷缩在破庙墙角的陈文轩,身体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除此之外,他的身体也是变得滚烫,很显然,他发烧了。

察觉到自己身体异样的陈文轩,也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伸出左手,放在了自己早已经是滚烫的额头上。

“好烫~”

在左手接触到额头的一瞬间,陈文轩也是喃喃地说了一句。

可是除此之外,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要是换做以前,他还在天灵门的时候,就算一直打不开灵脉,至少在生病的时候,也可以去找医师取几株仙草服下。

可现在,作为一个被宗门驱逐出来的废人,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别说是治病的仙草,就连身上携带着的那几两碎银,都是那日下山的时候,师傅江淮硬塞到陈文轩手上的。

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那些碎银,也已经是所剩无几。

况且,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地,就算有钱,也没地方用。

“看来老天是铁了心的要收了我这条小命,不会也好,像我这种废人,都已经苟延残喘活了这么多年了,也已经算是赚了。”

在这荒郊野外,发烧成这样不尽快服药,再加上雨一直下个不停,寒风刺骨,深知自己已经活不久的陈文轩也是闭上双眼,准备就这样静静地死去。

因为身体高烧的缘故,早已经是疲惫不堪的陈文轩,终于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那沉重的眼皮,晕死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个神秘的黑色空间之内,一团金黄色的人形火焰,也是逐渐显现。

很快,在他的对面,同样是一团人形火焰,也是逐渐露出了轮廓。

只不过与那金黄色的人形火焰相比之下,唯一不一样的一点是,这一团人形火焰是黑色的。

随着两团颜色不一的人形火焰的出现,原本黑色的空间之中,终于是有了一些光亮。

紧接着,那团金黄色的人形火焰,却突然是吐露人言,出声对着那团黑色的人形火焰冷冷地说道:“时过境迁,屠戮,没想到,你也醒了!”

金黄色人形火焰此言一出,那团黑色的人形火焰,也是立刻发出了一阵极具嘲讽的笑声,随后更是戏虐的出声答道:“尧天,怎么?就许你借体而生,我就不能了吗?”

叫做屠戮的黑色人形火焰一声质问之后,那团被他称之为尧天的金黄色的人形火焰也是立刻哑口无声,说不出话来。

显然,他是被那称为屠戮的黑色人形火焰的话给问住了。

见到尧天哑口无言,屠戮却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仍然是戏虐的说道:“尧天,枉你一口一个仁义道德,自诩正义的化身,可在这生命垂危的时候,你还不是和我这个天理不容之人一样,选择了借体这种最不人道的保全性命之法?”

“简直是可笑呀~可笑至极!”

面对屠戮的一番嘲讽,被称作尧天的金黄色人形火焰,却并没有进行反驳,反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见状,屠戮也是又言:“怎么?被我说到心坎上了?说不出话了?”

这一次,尧天终于是出声又说道:“屠戮,你我二人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借体之法,一旦宿主意识死亡,你我二人,也绝对活不了的。”

尧天话毕,那被称之为屠戮的黑色人形火焰,终于是一改之前的戏虐,语气很是严肃的回道:“尧天我告诉你,别想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他灵脉未开,变成今天这样,你我二人,可是谁都脱不了责任。”

“你说的这些我清楚,此子今日如此,追本朔源,在于你我二人,所以今日,本座之所以现身,便是想同你一起,打开此子灵脉,祝他一臂之力,既是救他,也是救你我二人。”

屠戮听到尧天的提议之后,便是立刻回道:“尧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助他打开灵脉,你一个人就足矣,可你居然现身来同本座一起商量,无非就是害怕你耗费灵力帮他打通灵脉之后,本座会趁你虚弱之际,将你消灭,一个人独占这具身体!”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