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盛宠青梅萌妻
盛宠青梅萌妻小说最新章节 慕容夏崔锦东小说免费试读全文

盛宠青梅萌妻九小水

主角:慕容夏崔锦东
身为赌王的女儿,慕容夏有独属她自己的骄傲,所以男朋友劈腿之后,她毫不留恋立马牵手了另外一个男人。他心里藏着他幼年时候的小青梅,正巧,她心里也藏着一个小竹马!本来是互不相欠。可某一天,他们忽然发现,她就是他的青梅,她就是他的竹马……这就尴尬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1-25 16:41: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盛宠青梅萌妻》精彩章节试读

水晶吊灯,金色香槟,摞成小塔的高脚杯……

巨型的豪华游轮上,衣香鬓影间,宾客们举杯互祝,言笑晏晏。

不同于外面的热闹,贵宾休息室大厅里,安静得没有一丝人声。

慕容夏独自坐在椅子上,黑框大眼镜挡住了半张脸,让人看不清容貌。但纵是如此,连衣裙下凹凸有致的身材依然散发出清纯与妩媚结合的矛盾气息,让人移不开眼去。

她抬起黑白分明的眸子,透过玻璃窗往宴会厅看去,还能看到父亲在主位上笑呵呵接受贺礼的样子。

今天是他的生日。

云城运输大王郑业成的好日子,自然少不了不少趋炎附势的人。而她被不受宠的母亲逼迫来贺寿,却遭遇了数不尽的白眼。

慕容夏呼出一口气,将肺里憋闷的压抑尽数吐出。手里捏着母亲亲手锈的贺礼,却不知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场合送出去。

以父亲的性格,定然要嫌弃这礼物不上档次,丢了他的人。到时候,这礼物的下场……

慕容夏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乱想。就在这时,一声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却突然闯入了耳廓。

“嗯……你慢点……”

这声音!

是从休息室大厅旁的包厢传出来的。

慕容夏身体一僵。她虽然未经人事,但对于这种露骨的腔调如何不晓得?只是一瞬间,她便绯红了脸颊,心跳也陡然加快。

站起身,刚想避到一个远一点的地方,另一个男声却让她陡然顿住了脚步。

“小妖精,你这么勾.引我,还想让我憋着?嗯?”

说话的尾音微微上挑,带着慕容夏熟悉的语气。只一句,就让她苍白了脸色,连四肢都冰冷起来,仿若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这声音,分明是傅海!

他不是说今天公司有事吗?怎么会出现在这艘游轮?而且,听声音,他竟然在……

娇媚的女声很快证明了她的想法,“还不是因为傅大少你太过迷人,我才会控制不住……”

未完的话被封缄在嘴唇里,女人的嘴唇似乎被急切地堵住。

“还是你好,跟你在一起,比对着慕容夏那木头舒服多了。”

“那是自然……说起来,傅大少准备什么时候甩了那木头?”女人的声音像是汹涌波涛里的一叶扁舟,上下起伏不定。

“等家里给我找到适合的女人再说……留着她玩玩也不错。”

傅海毫不在意地说。

慕容夏站在原地,脑袋空白,一时间竟不知该摆出何种表情。

心脏在剧烈地抽痛,她忽然觉得想笑。试着努力把唇角勾起,却发现的确笑不出来。

当初苦苦追求了她一年多的傅海,如今竟亲口说,对她只是玩玩?

她还以为,还以为在她贫瘠的生命中,终于遇到了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却原来,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慕容夏死死咬着嘴唇,觉得口腔里泛出了血腥味。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抬步朝发出声音的那个房间走去。

高跟鞋踩着羊毛毯的地面,发出并不算大的咔哒声。

19号房……慕容夏娇小的身影停在门口。

就是这里。

门内正在发生的龌龊事情显然还没有结束,女人夸张的叫声让她只想远远逃开。

然而,她不能。

慕容夏纤细的手往门把伸去,微微闭了一下眼睛,手腕一个用力——

咔的一声,门开了。

慕容夏心里甚至模糊地掠过一个想法:果然是自以为是的傅海,在这种场景下偷.情,也不会记得将门反锁。

“啊!”听到声音,女人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抄起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指着门口,胸口剧烈地起伏。

“你干什么?”正要到紧要关头,突然被打断,傅海狠狠地瞪了女人一眼。顺着她惊恐的眼神望去,才看到门口立着的那个纤弱的人影。

门外的一方亮光落在室内的床上,慕容夏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对浑身赤.裸的男女,面色煞白,指尖颤抖。

傅海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确定了门口站着的人的身份,立刻觉得无名火起。他拿起浴巾裹住自己,三步并作两步迈到她面前,怒声质问,“你跟踪我?”

他出门的时候,她明明还在屋里好好呆着,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慕容夏的手掌紧握成拳,却感觉不到指甲戳破掌心的疼痛。她抿唇盯着傅海,“你不觉得,有什么该向我解释?”

“解释?”傅海怒笑一声,明显在为被打断而不爽,“你不给我睡,我睡别人怎么了?”

他毫无悔意地一把攥住她的肩膀,“倒是你,该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

慕容夏被他捏的肩胛生疼,努力控制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向他解释?解释什么?说清楚他慕容夏其实是郑家不受宠的小女儿,好再被侮辱一次?

原来,他根本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面前男人的脸突然变得从未有过的陌生。她仿佛突然听不见声音,梦游一般,只看见男人狰狞着面孔,一次又一次地张嘴,然后大力推搡着她。

寒气和怒意从脚下腾升起来,所有的情绪都被堵在一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慕容夏猛然推开傅海,抬手指住他的鼻尖质问,“对这件事,你根本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吗!”

傅海拨弄了一下头发,理所当然的不屑模样,“慕容夏,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好,好。”许是气急了,慕容夏竟然怒极反笑起来,“郑老爷子大寿,这船上不乏记者和你的生意伙伴吧?不如,让他们都来看看,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说完,趁傅海还没反应过来,她忽然大声呼喊起来。

傅海吓了一跳,有些目瞪口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温润顺从的小女人,被逼急了竟然能做出这种举动!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他的风流韵事,那么失信于众人前是必然的事情——到时候他的荣誉受损,后果将不堪设想。

傅海想到后果,急急忙忙地一把将慕容夏拉回来,捂住她的嘴,气急败坏地开口,“**给我闭嘴!”

慕容夏被他死死捂住嘴唇,几乎透不过气来。脸被憋得青紫,眼眶泛红,她咬着牙无声却剧烈地挣扎,尖尖的鞋跟一用力,使劲蹬了一脚他的小腿!

傅海吃痛,放松了对她的钳制,她得了空隙,身子如鱼一样滑溜出来。傅海怒气更甚,正想卡住她的脖子,却被她灵活躲开。

这时走廊上陆续传来声响,已经有外面的宾客听到动静,渐渐聚拢来了,相互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这不是傅家公子么?怎么闹得这副模样?”

“不知道,我也刚来,看样子好像是闹出轨呢。”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傅海的恼羞成怒在一瞬间上升到顶点,目眦欲裂,扬手就一巴掌扇过去,“**!”

“啪”的一声,突然响彻走廊!

慕容夏捂着发麻的脸,耳朵嗡嗡响着,脑子里有根弦被崩断,心如死灰。

这就是她深深喜欢着的男人,为了他付出一切的男人……不过是个**而已。

人太难过了,反而哭闹不出来。她上下打量了曾经的爱人一眼,突然冷冷笑了一声,“是吗?那就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高尚的?”

说罢手指突然向前伸出,扯住他腰上的浴巾,用力一拉!

男人的身体赤.裸地暴露在空气里,围观群众刹那间哗然,接着爆发出一阵哄笑。

傅海万万没想到她会这样狠,慌不择路地扯回遮羞布将自己裹上,然而他的丑相已经被众人看了个完全,再挽回也无济于事。

“**!老子今天杀了你!”他丢大了面子,上前一步就要捉她,右脸却不期然重重挨了一巴掌,**辣地疼,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扯平了。”捏住刺痛的手,慕容夏漠然看着捂住脸不可置信的男人,语气决绝,“傅海,我们分手。”

说罢趁他愣神,将他使劲一推,又立刻把门关上,迅速从外面反锁!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泪才忍不住汹涌而下。

忽略里面不断拍门的声音,慕容夏推开人群,把观众嘲笑或同情的声音扔在身后,快步离开休息室。现在她只想速战速决,再多呆一秒,她怕会忍不住嚎啕起来。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在她离开之后走出暗处,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