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我的鬼妻太迷人
《我的鬼妻太迷人》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吴灿唐静嫣小说阅读

我的鬼妻太迷人北岸

主角:吴灿唐静嫣
鬼岭之中的小村落。吴灿迷路误撞女人洗澡,自此念念不忘。几年后,那女人模样丝毫未变,并且喜欢上了吴灿。家人知道吴灿中邪,请道士帮忙,发现那洗澡的水池居然是乱坟岗……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1-25 17:18: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的鬼妻太迷人》精彩章节试读

我急忙穿好衣服,也来不及提鞋就走出卧室。

父亲也刚起床,他披着件老式西装外套,喊道:“谁啊?马上就来,别敲了!”

没有人回话,敲门声更重了。

我随父亲身后,走到大门跟前,木门被敲打的剧烈颤动,隔壁家大黄狗不断吠叫。山里外人少,

父亲满头疑惑,从门缝往外看了看,赶紧拿钥匙开锁,打开大门。

门栓刚拉开,只见一道灰色的身影推开门,直接撞在父亲身上。

父亲体格很好,只被撞的后退了一步,反倒是那灰色身影被反弹的一**坐在地上,疼的直咧嘴。

我探头看去,见门栏前坐着个头发凌乱的身影,灰色道袍割开几条口子,仔细一看,原来是陈道长,见他这么模样狼狈,心里暗爽不已。

父亲赶紧上前搀扶,忐忑不安的问:“陈道长,您这是怎么了?”

“大事不妙啊!”

陈道长叹了口气,说:“有什么事,咱们在屋里说。”

我见父亲一脸忧愁,知道他又在担心我的事,低着头跟他们进了客厅,沏好茶坐在一旁。

陈道长连喝了几杯茶,才撩起额前的长发,朝我爸展示了一下脸上的淤青,这才开口道:“贫道眼拙啊!昨晚不小心,着了女鬼的道,闹的像现在这样狼狈。在这十里八村,可算是丢尽了脸。”

我暗骂:“十里八村有几个知道你的,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父亲脸色难看起来,问道:“道长,那女鬼不肯放过我儿子么?”

“是啊!”陈道长从破烂袖口中掏出一沓钱,放在桌面上,叹道:“昨日,做法事的这八千块钱如数奉还,这件事贫道也是无能为力啊。”

我看到钱,别提多高兴。心想这唐静嫣还真有手段!笑着讽刺道:“呵呵,陈道长能看风水吉凶,也是十里八村有能耐的人了。既然你都搞定不了,那我看,这件事不如就这么算了。”

父亲突然大骂:“小兔崽子,你大祸临头了,还笑?!”

我听到后好很不乐意,认为唐静嫣不应该会害我。我想跟他解释,可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

父亲将钱又给陈道长塞回去,恳求道:“道长,我儿子小,您别怪他不懂事!这活您都已经接下来了,可别不管他啊!”

陈道长接连推脱,母亲也从内屋出来,对他说了一堆好话。陈道长这才答应下来,口气还有些为难:“如果我拼着消耗法力的话,倒是可以救他。只不过要折寿啊。我还要留着有用之身造福乡里,为了你这区区八千块香火钱,不值当啊!”

还是钱的事!

父亲咬咬牙,问:“还要多少钱?我凑!”

陈道长伸出三根手指。

“三千?”

“不,三万!”

“这……”父亲的脸更难看了。

“怎么?为难的话你就拒绝,你们出的香火钱,我出的可是阳寿。”

“不……不为难!”

我见陈道长眼里分明带着些得意,暗暗诅咒陈道长八辈祖宗。没想到唐静嫣教训他一顿,反而让他变相讹钱,巴不得赶紧再见唐静嫣,将这窝囊事给她说一下。让她再出手帮忙。

陈道长捏了捏手指,摆着扑克脸对我说:“再过两天就是吉日,这女鬼既然看上你,到时肯定会上门。昨天我稍稍改动院里风水,看起来还不够!我给你们列个单子,你们去准备这些东西。我今晚会再过来,至于这香火钱么……你们要尽快准备好。”

我听着,心里一动,过两天唐静嫣真的回来么?

陈道长列了清单,就早早回去。

父母开始商量借钱的事,现在还有一万多的积蓄,原本打算给我娶媳妇用的,现在给我保命要紧。

两人合计一番,最后还差不到一万块钱。母亲知道父亲脾气,很难低头求人,决定自己到村上借钱。

父亲则赶去菜市场买东西,陈道长列下的材料不少,足足五六样,一下子能不能买齐还说不准。临走前,他警告我不能出门,不然就把我腿打折。

快到中午,我坐在院子里嗑瓜,听到外面有人喊:“吴灿,你老婆想见你,跟我走吧。”

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我跑出家门看去,原来是给我说亲的老董。有些生气,上前质问:“前两天相亲时,你是不是骗我。小雅明明没时间,你非得让我等那么晚。”

老董每次说媒都提前收好处费,如果不是他晚上骗我,说不定整不出这么多事。

“吴灿,你老婆想见你,跟我走吧。”老董嬉皮笑脸看着我,毫不生气。

“你说什么胡话?我还没结婚,有什么老婆?”

我没好气的回了老董,哪想到他上前拽住我的袖子,托着我就往外走:“吴灿,你老婆想见你,跟我走吧。”

他的力气非常大,我被托的蹭蹭往前走。我觉得不对劲,大喊道:“我媳妇是谁?”

“你老婆……”老董停下,转过头看着我。

他的两眼又呆又直,目光像是飘忽着,没落在什么物体上。

我觉得他情况有些不对劲,大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董直接懵了,喃喃念叨:“对啊,我叫什么名字……我的名字去哪了?”想着想着,他着急了,发疯扯着我胳膊,叫道:“不行,不管这些了。你老婆想见你,你必须跟我走!”

我用力反抗,只听“嘶啦”一声,袖子扯断了。我一**跌在地上,**下有砖石,硌得生疼。

“你老婆想见你。”老董又挪动着步子,过来拽我。

“我去你姥姥的!老子没结婚呢!”我火了,被陈道长折腾的已经够疯的了,现在又来了个老董,从**后摸出半块砖头,等老董靠近,拍在他脑门上。

老董眉头皱了皱,反而更用力的拽我。

我用朝他脑门拍了一下,这次用了力。

只见老董两眼翻白,晃了两晃,扑通倒在地上。额头上有一缕鲜血流出。

我丢下砖,弯腰看了看他伤势,额头上的伤口并不大,呼吸挺有力,只是人晕了过去。

希望这一下别给他拍出脑震荡来!

好在山村里住房零落稀疏,有的两栋房子间隔就要四五十米,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我本想把老董扛回家,放在床上休息。可担心他醒来再找我麻烦。可他这样躺在地上也不是一回事。

想了想,我就背着老董跑到二十多米外道旁的大槐树下。

放下老董时,让他背靠着槐树。

那时,我并不知道槐树是木中之鬼,阴气最重。扶正他靠在树上后,我嘴里嘟哝着:“你跑过来折腾我,完了还得我给你擦**。”

正抱怨着,见老董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球瞪的大大的,黑眼珠使劲往上翻,表情狰狞,呲牙咧嘴,说不出有多吓人。

“妈呀!”

我抬脚将老董踹在地上,拔腿就朝家里跑。在库房里拎了把铁锨,躲在院门后面,盘算着老董进来后,就一铁锨拍他脑袋上,看谁厉害。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