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一世容安
一世容安李容安裴宴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一世容安卿雪瑶

主角:李容安裴宴笙
李容安前世今生的两任夫君都是一代枭雄。起初,他们都厌她,恶她,恨不得杀了她。后来,真香……重生后的容安为了躲避前夫的魔掌,远嫁燕北做了藩王妃,她知道两年后燕王会造反,届时他还会废了赐婚的王妃,迎娶青梅竹马的表妹。她等啊等,只盼着下堂后天高任鸟飞。然而休书还没等着,却等到前来平叛的前夫。兵临城下,两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7 14:21:3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世容安》小说简介

主角叫李容安裴宴笙的小说叫做《一世容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卿雪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李容安前世今生的两任夫君都是一代枭雄。起初,他们都厌她,恶她,恨不得杀了她。后来,真香……重生后的容安为了躲避前夫的魔掌,远嫁燕北做了藩王妃,她知道两年后燕王会造反,届时他还会废了赐婚的王妃,迎娶青梅竹马的表妹。她等啊等,只盼着下堂后天高任鸟飞。然而休书还没等着,却等到前来平叛的前夫。兵临

《一世容安》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失语的小鱼ˇ点评:卿雪瑶写的一世容安这本书情节紧凑,前有伏笔,后有呼应,但可惜的是有些章节给人一种凑字数的感觉,不过在古代言情的小说中,这本书已经写的很不错了。

网友鲜花只配女汉子点评:一世容安的大结局很感人呢!整本书文笔优美,情感很深,很好看!作者大大辛苦了!

《一世容安》精彩章节试读

李云桐被她说的红了眼圈,倒是不卑不亢的说道:“那门亲事本就是三妹的,若她想要我岂能跟她争抢。”

“你!”李云瑶气结,恨铁不成钢般指着她,又发狠道:“你且等着,我让她没脸去争。”

说完头也不回的往自己院子走去。

李云桐追了几步,焦急的喊:“五妹,你可别乱来。”

可到底没追上,她目送着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焦虑不知何时已经褪去。

她身后的丫鬟玉竹笑道:“就让五小姐去闹吧,反正出了乱子,夫人都会帮她兜着。”

李云桐笑了笑,不置可否。

……

月华如水,春熙院的书房灯影绰绰。

蒋氏端了杯参茶走进去,正看见镇国公负手立在案前。

她将参茶放在桌上,柔声问道:“老爷可是在想安姐儿的事情。”

二人夫妻多年,早已无话不谈,镇国公转身走到紫檀木太师椅旁坐下,又指了指另一张椅子,示意蒋氏坐下。

蒋氏坐定,他才开口道:“容安出乎了我的意料。”

蒋氏笑道:“可不是,今儿我见着也是深感意外,晋阳那边也真是,几年未与我们通气,竟不知安姐儿已调理的这么好了。”

若不是前不久派人去接她回京,他们与晋阳已经快三年没有联系了。

镇国公点点头,赞同蒋氏的说法,若早知容安的情况,他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蒋氏见他点头,不由试探的问道:“老爷可是后悔了?”

镇国公看她一脸不确定的神情,皱眉斥道:“浑说什么!我只是在想,便宜了沈家那个浪荡子。”

如此冷酷的话,却让蒋氏吃了一颗定心丸,其实以她对镇国公的了解,她也笃定他不会改变主意。

这些年,云桐早就被当成准燕王妃培养,她知书达理,温柔大气,是镇国公最欣赏的女儿。

何况她一直养在身边,双胞胎兄弟又是府中长子。而李容安在别人家养了十几年,除了姓李,早就是个外人了,如何能同他们一心。

再者,她那个病恹恹的身子,即便能一直活着,也肯定落了病根,生儿育女都成问题,又怎么能坐得稳王妃的位子。

是以,镇国公绝不会选她,不但不选,还要榨干她的价值。

这就是镇国公,精于算计又冷酷无情,喜欢迁怒,又会爱屋及乌。

蒋氏觉得不会再有人比自己更了解镇国公了,所以她才能盛宠不衰。

她在心里自信的笑,脸上却摆出一副愧疚的模样,问道:“这样会不会委屈了容安?”

“有甚委屈?”镇国公满不在意,他拉了蒋氏的手,眼神温柔,又叹道:“你就是太善良了。”

他一直觉得女人就该温柔贤惠,大度贤良。这些年蒋氏的表现他十分满意,府中庶务井井有条,妻妾和睦,子女友爱,这都不是他的那个善妒的元妻能比的。

想到这里,镇国公的眼神冷了几分。

“总之这件事一定要做到天衣无缝,不要落人口舌。”他说道,“至于容安,她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

蒋氏看着他冰冷的面孔,点点头。心里却想着李容安的命还不好吗,她原先可是要她死的。

在她看来,只有李容安死,云桐才能嫁的名正言顺。不过既然任务失败,嫁给浪荡子为府中换取利益也是不错的选择。

……

三月的京城已经春色满园,容安的院子里种了两排垂丝海棠,粉色的花朵绽满枝头,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早晨,容安便是在一阵阵淡淡的花香中醒来的,相比府中其他人夜不成寐,她昨晚睡了个好觉,连日的江面颠簸,她需要养精蓄锐。

刚洗漱完,阿蛮便端来一碗温热的姜糖茶,三小姐体弱畏寒,这是她每天早上必饮的,容安喝下后,果然觉得浑身暖烘烘的,舒服很多。

接着紫苏又开始为她张罗衣裙发饰。

“小姐,今儿穿这件可好?”她举着一件浅绿色水雾纱裙,兴冲冲的问道。

三小姐喜欢素净,喜欢简单,这是她衣柜里为数不多的鲜艳衣服,昨天见国公府其他小姐都穿的鲜艳华丽,她便想三小姐肤色这么白皙,穿鲜亮的颜色肯定更好看。

容安瞧着她手里的衣裙,也觉得很衬外面的春光,便笑道:“好。”

紫苏很雀跃,帮容安换上衣裙,又替她梳了个飞仙髻,发髻上缀着碧玉玲珑簪。

如此一番打扮,一旁的阿蛮都看呆了。浅绿色将小姐的皮肤衬托的宛如羊脂白玉,腰带束起不盈一握的腰肢,裙摆处轻纱缥缈,整个人好似会发光,

“小姐真美,好像碧波仙子。”她由衷的赞叹。

容安难得露出羞涩的笑意,她看着铜镜里的身影,微微晃神,她似乎已经很适应新身份了。

“小姐当然美,但我的巧手也是锦上添花。”紫苏抬起下巴,不忘自卖自夸。

主仆几人顿时笑作一团。

这时屋外的小丫鬟进来禀报:“五小姐来了。”

三人止住了笑声,面面相觑,想不到她们迎来的第一位访客居然是五小姐,而且人已经到了门口。

五小姐李云瑶一眼便看见站在妆台前的容安,她柔和却耀眼,根本难以忽视,心里不由更嫉恨了,但这次她勉强控制住了自己。

“三姐,你今天真漂亮。”她提着裙摆走进来,微笑着恭维道。

五小姐是不可能夸她的,所以她来者不善,容安在心里想。

“五妹今天也很漂亮呢。”见她穿了件鹅黄色百花曳地裙,礼尚往来,她也这般恭维道。

李云瑶翘起嘴角,很是受用,她可不想看见原配的女儿在她面前沾沾自得。

“三姐初来乍到,我是来邀三姐一道去给母亲请安的。”她弯起眼睛说道,又指了指身后,“昨天说送三姐两盒水粉做见面礼,言出必行,今天我正好带来了。”

她说完,便让身后的丫鬟递上两个小小的白玉盒子。

容安微笑着道谢,亲自接过然后放置在妆台上。

五小姐的丫鬟凌香见她没有打开,便殷勤的说道:“三小姐,这是芳草堂新出的水粉,在京城贵女中很是流行,听说是用茉莉花种碾碎,再配以花露蒸叠而成,只需抹上一点,便能润泽肌肤,香气四溢。”

她又看了一眼容安略感新奇的眼神,循循善诱的问道:“您不试试吗?”

“有茉莉花的味道?”容安看着她问道。

“当然。”李云瑶抢着接话,又道:“我拿给你试试。”

说着就拿起一盒打开,直接举到了容安的面前。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带着点迫不及待的意味。

容安不由往后退了一步,露出略微窘迫的神情,就连一旁的紫苏和阿蛮也觉得有些不妥。

容安刚准备说什么,李云瑶又凑了过来,到底是十二岁的小姑娘,身高不够,便踮起脚尖,整张脸都凑到了跟前。

水粉更是举到了容安的鼻尖,眼看着就要亲自上手帮她涂抹了。

容安皱起眉头,好似实在憋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玉盒里的水粉全都喷洒出来,刚好全落在了李云瑶的脸上。

“啊……”李云瑶闭着眼睛尖叫,手里的盒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突如其来的变故,大家都吓坏了,尤其是凌香,脸色一瞬间惨白如纸。

“真的对不起,五妹,我对茉莉花有些过敏,我想说的,可是没来得及。”容安赶紧上前道歉,满脸愧疚。

可一直紧闭双眼的李云瑶却狠狠将她推倒,嘴里大喊着:“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你要害我。”

她捧着脸不停的尖叫着,情绪失控。

阿蛮和紫苏赶紧扶起容安,满脸莫名和恼怒。直到她们发现五小姐的脸忽然开始泛红发肿,还冒出很多血色斑点,一股寒意从脊背爬了上来。

最先赶来的是李云桐,这时李云瑶已经痛的在地上打滚了,凌香拉不住她,也跌坐在地上。

李云桐看见她的脸,吓的失声尖叫:“五妹,你的脸!”

她飞快的扫视一圈,又看向容安,只见她们主仆三人缩在一起,满脸惊恐万分。

“怎么回事,一大早吵吵闹闹,成何体统!”闻声赶来的蒋氏在门口呵斥,身后还跟着穿戴官袍的镇国公,显然是刚准备去衙门。

容安回府的第二天就闹出动静,他便跟着来看看,谁知竟看到这副骇人的场景。

“云瑶,我的儿!”蒋氏哪还有刚才的威严,扑过来抱住地上的李云瑶,又气又急。

“到底怎么回事?”她的眼神利箭般射向容安,厉声责问,昨日还维系的慈母形象,此刻荡然无存。

容安像是被吓到,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了身后的妆台,紫苏和阿蛮一左一右护着她,看起来既害怕又义愤填膺。

“是五小姐带来的水粉,不小心打翻了。”紫苏壮着胆子答道。

“分明是故意的,是故意,李容安要害我!”缩在蒋氏怀里的李云瑶尖锐的叫喊着,整张脸已经肿烂的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