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
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全本资源 玉婉婉东方瑾精彩章节未删减版

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一只土豆

主角:玉婉婉东方瑾
一觉醒来,穿成声名狼藉的草包美人郡主。人人都说,玉婉郡主空有美貌,嚣张跋扈,盛气凌人,谁娶谁倒霉,可怜了玉树临风的三皇子,本该与温婉动人的相府二小姐天生一对。玉婉婉:“你们确实是男蠢女绿,一对碧人,今日就退亲!”被退亲的渣男愤而怒斥:“玉婉婉,你一定会后悔!”然而后来,宫宴上,渣男和白莲花胆战心惊地...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01-17 15:02: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是一只土豆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玉婉婉东方瑾,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穿成声名狼藉的草包美人郡主。人人都说,玉婉郡主空有美貌,嚣张跋扈,盛气凌人,谁娶谁倒霉,可怜了玉树临风的三皇子,本该与温婉动人的相府二小姐天生一对。玉婉婉:“你们确实是男蠢女绿,一对碧人,今日就退亲!”被退亲的渣男愤而怒斥:“玉婉婉,你一定会后悔!”然而后来,宫宴上,渣男和白莲花

《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水墨丹青点评: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这本书内容非常吸引人 非常棒非常好,就是一点不好更新太慢了。

网友爱的承诺点评: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还不错,挺生动的,吸引人。

《穿成黑莲花郡主以后》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小桃子一抬头发现自家小姐已经走好远了,抬步焦急追去,“小姐,等等我。”

走出青鸟阁,来到主院,长廊曲转悠回,古树生花,怪石嶙峋,一派奢华景致。

缓缓走近,看见被簇拥的人是东方湛,端然而坐,稳如泰山,只见他身着明黄色锦袍,胸前用上好的金丝线绣着怒目麒麟,腰束玉带,五官俊美如刀刻,棱角分明,凤眸深邃,全身上下透着尊贵。

东方湛一直给人的感觉是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实则,为人阴狠手辣,不知敛起锋芒,但却是皇家心目中的最佳储君人选。

只见他常年不苟言笑的面容,只因身旁白衣女子的一句话喜笑颜开,眼神中透着无限的温柔。

这个女子就是丞相的嫡次女苏清婉,京城里有名的才女,温柔端庄,京城大家小姐们学习的表率,本来人就骨架小,再加上一袭白衣,显得更加让人觉得弱小怜爱,顾盼流连。

两人名字里都有婉字,两人在京中权贵中的名声却是天差地别,因此经常有人拿他们两做比较。

她是嚣张跋扈、蛮不讲理,胸无点墨,人家却是温婉似水,才华横溢,因此她常常被贬低的连烂泥都不如。

要不是她有着以前死去的玉婉婉的记忆,知道她暗里地**无限,还真会被她我见犹怜的样子给蒙蔽了,要不是她看见了不该看的,她也不会被这个苏清婉推下楼,还被她倒打一耙。

看着眼前这一幕,玉婉婉嘴角轻笑,这个丞相府二小姐还真是好本事,看把这东方湛哄的,都快找不到北了,眼里心里怕是只有她一个人。

左边站着的是七皇子东方宸,跟东方湛有三分相像。

十七八岁的年纪,衣着浅色锦袍,金丝成竹嵌在锦袍之上,面容清秀,手执一柄上好的山水画折扇,眉眼间满是笑意。

而谈笑间,他的凤眸之中却有一股阴狠的算计之色,一闪而过,却没能逃过玉婉婉的眼睛。

呵呵,看来在东方湛还在沾沾自得,做着要执掌江山的梦时,身边早已有人将他看透,这样的人如此善于伪装自己,攻于心计,东方湛怕不是他这个弟弟的对手。

玉婉心里腹诽,果然是天家出品,一个两个都是野心十足的豺狼,可却都把自己包装的斯文有礼,高贵大气,让人觉的他们无害,没有攻击性。

恐怕暗地里应该都没少咬死人吧。

玉婉嘴角露出一丝明显的讽刺笑意。

最右侧是蒋慕寒,虽出身寒门却是今年科考的榜眼,如今风头正盛,现在是三皇子府门客,东方湛身边的红人,此时正和一旁的孝亲王府小郡主东方明月聊的火热。

也不知道蒋大公子说了什么,这位小郡主的小脸立时红扑扑的,好不害羞的样子。

玉婉嘴角再次划出一抹嘲讽,看来这个蒋慕寒也不是一般人,刚进朝堂没多久就知道利用身边的靠山往上爬。

这个有胸无脑的东方明月一定是认为人家对她有意思,殊不知她的清婉姐姐才是这位蒋公子的红颜知己。

如她没料错,这个笨蛋今天是来被拉来当枪使的,玉婉真的很想骂她一句,山炮。

不过......既然是来当枪的就别怪她了。

“既然不让我清净......那,今天应该会很热闹。”

玉婉的眸子清冷的眯了一下,她现在是玉婉婉,无理取闹,眼高于顶,嚣张跋扈,这可是她一惯的性子,但眼神要木讷一些,不能太过灵动,不然今天这场好戏怕热闹不起来了。

小桃子看着自家小姐,一时间觉的周围空气都有寒气散出,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然后很想给自家小姐竖个大拇指,,喊一声好,起码这次看见三皇子这次没有直接扑过去,小桃子觉的自家小姐有进步,已经懂得矜持了。

狠狠的点了点头,挺直了胸脯站在自家小姐身后。

“呦,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玉婉婉你每次看见三皇子表哥不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扑过来的吗?怎么?今天却站在门外不进来,难道是知道自己做错事情,怕了?竟然还不梳妆,这副打扮就出来,是又想玩什么新花样吗?”

东方明月无意间抬头看见玉婉婉在门口,兴奋的叫嚷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来了。

看着东方明月得意的劲,玉婉婉嘴角透出一丝嘲讽之意,怕?哼,小朋友我是怕吓到你们。

经东方明月这么一叫,大厅里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门外玉婉婉的身上,只见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脸上画着浓艳的妆容,没有穿着五颜六色像花蝴蝶一样的繁复衣裙。

只是一副素面朝天的样子,青丝披在脑后,如一匹上好的锦缎,如瀑布般垂着,无任何发饰。

如清水出芙蓉,天边的仙女坠落凡尘,多看一眼都觉的亵渎了她的美。

但她又偏偏身着一袭红艳如火的丝裙,让人看进眼中有一种魅惑非常,似林中的妖精,能蛊惑人心。

只是一眼变不可自拔,甘愿被她迷惑,甚至奉献生命。

虽然他们不想承认,但不免心中感叹不愧是浣月第一美女。

因大家都没见过玉婉婉这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众人不免都有些呆愣,一时间眼睛有些在她身上拔不下来。

苏清婉轻咳了几声,大家这才缓过神来,眼睛从玉婉婉身上拉回来。

苏清婉暗暗瞪了一眼她,似是在说,长的再好,也不过是个草包,更是往东方湛的怀里钻紧了一些,像是在宣誓所有权一样。

玉婉婉只是用可怜的眼神看了一眼苏清婉,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不由得轻哼一声。

轻提裙摆,缓步走进大厅,找了个没人坐的椅子也不说话,自顾的坐下。

看着她,眉头微皱,东方湛似乎对这样的玉婉婉不是很适应。

今日她与往日格外不同,往日要是见到他,断然不是这般安静,任何在他三步以内的女子,她必都要横吃飞醋,非打即骂那些女子**,不识廉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