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皇妃要爬墙
《皇妃要爬墙》上官浅萧天夜章节在线阅读

皇妃要爬墙青柠横冲直撞

主角:上官浅萧天夜
她带着防备看着对方,“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逼近,带着骇人的气场。他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抵在了上官浅的喉间。他目光深邃,仿佛要把人看穿一般。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7 16:25: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皇妃要爬墙》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皇妃要爬墙》是青柠横冲直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上官浅萧天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带着防备看着对方,“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逼近,带着骇人的气场。他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抵在了上官浅的喉间。他目光深邃,仿佛要把人看穿一般。...

《皇妃要爬墙》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柠檬心薄荷情〆点评:皇妃要爬墙这书写的很细腻,耐人寻味,贴近现实。把人物的内心世界描写的很好。构思也不错。

网友惜右眸゜点评:说实话,好久都没找到让我看小说看到天亮的了,这部皇妃要爬墙我一定要支持一下

《皇妃要爬墙》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微亮,秋风漫天。乱葬岗内,尸横遍野。

上官浅身上盖着几块破布,就被扔在了山头。

她的睫毛微颤,身子也一点点的暖和起来。

记忆像是潮水一样涌来,冲刷着她的思绪,让上官浅一下子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她明明是在金三角执行任务,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是找到了罪犯的窝点,却在准备撤离的时候,被发现了,一把枪抵在她的太阳穴,之后……

便是眼前的一幕。

原主的记忆冲刷着她脆弱的神经……

这让她不由得唏嘘,在古代,女子的贞洁比命还重要,怪不得会有轻身的念头。

先不管那么多了,当务之急,也是先离开这乱葬岗。好在刚才下了一场大雨,将上官浅身上的污秽全都冲刷干净了。他从旁边刚死的妇人身上拨下来一套衣服,穿在了身上。

眼前是漫山遍野的尸体,但上官浅却很淡然,这样的场面,对她来说,见怪不怪了。

重新走进京城的上官浅,即便是换了一件衣服,还是很快就被人认出来了。

“诶,这不是那个不知廉耻的上官家的大小姐吗?”

“什么上官家,上官雄都说了,不认这个女儿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雇佣兵,上官浅的听力很好,就算是十米开外的悄悄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上官雄不认?他有这个资格吗?

当年要不是母亲带着丰厚的嫁妆下嫁给他,上官雄哪有今天的实力。有了钱财之后,他就娶了一个又一个的老婆,还将小妾扶正。

上官婉瑜便是那个小妾所生的女儿,现在早就已经爬到了上官浅的头上,虽然没证据,但总觉得,城门的事件,和她妥不了干系。

绕过闹市区,快到上官府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边哭边喊。

“小姐啊,你在哪儿啊小姐,你可别吓我啊。”

这是上官浅的婢女,名叫蔷薇,不出意外,这算是她在这世上,唯一一个亲近的人了。上官浅的母亲在她刚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随后父亲娶了五房姨太,早就把她这个女儿忘得一干二净了。

上官浅喊了一声,“蔷薇,我在这儿。”

蔷薇愣住了,直直的看着上官浅回不过神,许久之后她才急切的跑过来。

“小姐,你没事,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你福大命大……”

“行了,我这不没事吗?”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改不了啰嗦的毛病,而上官浅偏偏又是个喜欢安静的人。

见她朝着上官府走去,蔷薇急了,“小姐……老爷说过……”

她当然记得上官雄站在府门口,对着所有人说过的话,但母亲带过来那一大笔嫁妆,还有她的医书全都在上官府,不管怎么样也要回去取一下。

不顾蔷薇的阻拦,上官浅走到了上官府的门口。

两个守卫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她,都说昨天上官浅被乞丐欺负,不堪受辱咬舌自尽,随后被丢弃在乱葬岗内,那眼前的这个女人……

莫非是鬼。

上官浅一步步的走过去,把两个家丁吓得够呛,但还是壮起胆来拦住他,“老爷吩咐过,上官浅不许踏入上官府半步。”

脸上浮现一丝不悦,伸手推开了家丁就往里走。

没想到上官浅会硬闯,两个家丁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开始动起了手来。本以为对付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是绰绰有余。哪知道上官浅只是微微抬手,几招之内,就将两个家丁制服,扔在了很远的地方。

就这身手,就是再来十个,都不是上官浅的对手。

身后的蔷薇见状,惊讶的捂着嘴,这还是她的小姐吗。

旁若无人的走进了上官府,径直来到了前厅,正坐在那里喝茶的上官雄惊得差点将茶水喷出来。

“来……来人。是谁放这个逆女进来的。”

一路走来,上官浅也有些渴了,她走到上官雄的对面坐下,端起了茶杯便一饮而尽。

从未见过上官浅这副模样,惊得上官雄说话都有些结巴。

听到上官浅回来了,上官婉瑜几乎是小跑着过来,在前厅看到她的时候,大声的叫喊道,“上官浅,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还敢回来。”

啪——

几乎是话音刚落,上官浅便站起身,在谁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用力的甩了上官婉瑜一个巴掌。

“还有没有规矩了,我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吗?别忘了,长幼有别,你应该喊我一声长姐。”

她本就是练家子,这一巴掌下去,用了七分的力道,打的上官婉瑜嘴角立刻就渗出了血,脚步也踉跄的朝后退了退,好不容易才勉强的站稳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