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
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江蔚晚萧靖北小说_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完结版阅读

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卿卿欣怡

主角:江蔚晚萧靖北
医者江蔚晚魂穿了,成了丑陋的秦王妃。新婚当夜,救了个冷面男人,男人还带着貌美如花的夫人。可谁知,她救下的竟是自己的新婚夫君,和夫君带回来的白月光!江蔚晚感觉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于是一纸契约,与狗都不理的王爷划分界限。谁知白月光处处挑衅,她凭借一身本事见招拆招,在云波诡谲的朝堂翻云覆雨,成为团宠。狗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2 14:50: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小说简介

这本书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整体结构设计的不错,把主人公江蔚晚萧靖北刻画的淋漓尽致。小说精彩节选只能咬牙献上自己的血了。“你就别哭了,赶紧让他躺下,我给他重新缝伤口和换血。”女子泪雨涟涟的,情绪完全失控了。……

《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别低头,皇冠会掉点评:《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的作者很有想象力,充分的表明了一个社会和一个大学生所需要的东西,从而科幻的东西和英雄主义是大众所向往的,也请作者努努力更新快而精,希望本书快上架支持者自然会多。

网友葬花如无物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穿越架空小说了,故事里的江蔚晚萧靖北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卿卿欣怡的《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强推!

《新婚夜,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精彩章节试读

“啥?”江蔚晚揉揉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慌张的青梅,“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真是有点懵呀,那个未谋面的丈夫不是死了吗?

怎么又活着回来了?

她若是离开王府,无钱无势的,又没新户籍,肯定寸步难行,只能留在王府,那她该怎么面对他?

她正思虑间,青梅慌忙地催促道:“小姐,说是有人救了王爷,消息有误什么的,哎呀!奴婢也说不清,您赶紧去迎接王爷吧!”

好吧。

只要在王府,她迟早要见萧靖北的。

江蔚晚折返回卧房换了一套浅蓝色的襦裙去前厅见萧靖北。

王府宽敞的前厅萧靖北神色冷漠地坐在正位上,听周长史回禀王府的政务,而在塞北救他的女子李嫣儿也在他的身侧安静聆听。

江蔚晚莲步珊珊地到了前厅,远远地便见到那张惊为天人的脸。

江蔚晚的美目暗淡了下来。

厅前坐的男人不就是自己昨夜救的那个人吗?

他跟那个女的不是夫妻吗?

他和她是夫妻,那她算什么?

江蔚晚顿时气鼓鼓地瞪向厅堂上的两人。

萧靖北明明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此刻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端坐在前厅。

白袍翩然,配上他那张精美无暇的面容,他宛如天降的谪仙,气度清贵,风度翩翩,新清脱俗。

再看看他身边的女子,娇媚含着浅笑,眉目蕴含着浓浓情意,一副娇娇柔柔的模样,与他一起,仿若岁月静好,便是幸福安逸的人生。

江蔚晚顿时感觉自己头顶的绿色植物长得非常茂密,双手狠狠攥紧,这男人应该知道自己娶了老婆的吧!

居然在外面沾花惹草,还带回王府来,这是几个意思?

挑衅她的地位吗?

她还期望在王府养精蓄锐呢,看来是不行了。

秦王这种男人,她还是远离的好,只能与他和离了!

她努力压抑着心口的怒火,轻咳一声。

“咳咳……”

萧靖北等人闻声看去,只见珠帘后面走出一位面目丑陋的女子,她款步莲莲,虽然长得极丑,却气质出众,风姿绰约,另有一番迷人的味道。

“王爷,我昨日才进门,您今日就带着妾身登堂入室了。”她笑语嫣然,如沐春风,可说出来的话却透着透人心扉的力量和霸气。

传闻江蔚晚是位不无学术的草包,又丑又土又胆小如鼠,加上周长史的汇报,面前的女人哪里胆小如鼠,除了丑,其他都不沾边!

她突然如此霸气,而且还巧化窘迫,萧靖北震惊她的反差,顿时来了兴趣,眉峰微挑,似笑非笑地看着江蔚晚。

“你就是昨日过门的王妃?”

“是。”

听着她的声音,萧靖北不由觉得耳熟,一双如星辰般闪耀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她,想从她满是麻子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

李嫣儿盈盈移动步子到江蔚晚跟前,娇柔柔地给她行礼。

“妾身李嫣儿见过姐姐。”

姐姐?

这古代的妻子与妾室以姐妹相称嘛!

江蔚晚美目浅浅一眯,看着面前标致的人儿,笑盈盈的,人畜无害的模样,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来者不善。

李嫣儿亲切地要拉江蔚晚。

江蔚晚不自觉地后退一步,与她拉开一段距离,冷淡地瞅了笑容满面的女人一眼。

李嫣儿伸出的手握了一个空,她回头哂笑道:“王爷,姐姐与妾身生疏呢!”

江蔚晚美目微眯,冷冰冰地看着面前娇俏可人的女人。

“谁是你姐姐?姐姐可不是你能乱叫的?”她态度冷然,“像你这种身份的人,见到我要叫王妃娘娘,自称民女,一个劲地叫姐姐,乱攀关系那可是要受罚的。”

李嫣儿惶恐地低眉顺眼,莹亮的双眸之中饱含着泪水,轻轻咬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王爷,妾身……”

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令江蔚晚莫名的烦躁。

“行了,别演戏了,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呢!”

看着气势迫人,强势的江蔚晚,萧靖北星眸微阖着,俊美的面容掠过旁人不易察觉的惊讶之色,嘴角带上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怎么,本王还没给她名分,你就急了?”

江蔚晚气得心口疼,她还没把这个女人怎么样了,他就维护上了,那这秦王府不待也罢。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江蔚晚挥了挥飘飘的广袖,抬眸对上萧靖北那双鹰隼一样犀利的眼眸,她心口微微一滞,虽然有被震慑住,但她依旧要将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

“王爷,想必您回府的时候就知道娶我过门了,您却没丝毫忌讳,将这个女人带进王府,您让我情何以堪?”

江蔚晚俏丽的面容透着一丝薄怒,檀唇微扬,勾勒出一抹绝艳弧度。

“王爷既然如此没将我这位正妻放在眼里,那就是没真心想过日子,心里也根本没有我,正好我也不想成为王爷厌弃的人,不妨我们和离吧。”

她说和离的时候,脸色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如果王爷怕名誉有损,那您给我一封休书也行,若是怕陛下追究的话,那我给您一副休书也是行的,您选择,我们离了彼此,这样的话,我们彼此眼不见心不烦,您觉得如何?”

空气之中的气温骤然降低,江蔚晚隔空都能感觉到萧靖北身上散发出的寒气,逼人心扉,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但还是紧咬银牙,继续说道。

“王爷,我愿大度成全您与心爱之人的金玉良言,只要一封休书,我们便再无瓜葛。”

李嫣儿闻言,双眸瞬间亮了,悄悄观察萧靖北的脸色。

王爷此刻端坐在太师椅上,紧绷着一张俊脸,神色晦暗莫测,看不出他什么表情,却依旧可以从他身上的寒意,看出他非常不爽。

李嫣儿娇美的脸上掠过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得意之色,只要江蔚晚滚出王府,王妃之位就非她莫属。

李嫣儿在心里暗暗叫着,休了她!休了她!

她心里虽然窃喜着,面上却装着万分紧张,柔声提醒江蔚晚。

“王妃娘娘,您千万别说胡话,王爷若是休了您,您以后还怎么见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