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带着王爷去逃荒
带着王爷去逃荒未删减阅读

带着王爷去逃荒四四石榴

主角:顾拾月顾阿牛容烨
一家三口去赈灾,没想到带着物资去了古代,还捡到了一个神秘的黑衣人。顾拾月表示很无语,接踵而来的兵乱,逃荒,去往岭南。一路上,黑衣人阿牛从五岁的心智成长为二十岁。“姐姐!你做我媳妇吧!”顾拾月不想回答五岁阿牛这种无聊的问题。阿牛又问:“姐姐!我们到了岭南就拜堂成亲可以吗?”顾拾月依然不想回答。阿牛还问...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7 11:20:4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带着王爷去逃荒》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带着王爷去逃荒》是一部口碑之作,本文在上线之后引发一阵阅读热潮,不要错过主角顾拾月顾阿牛容烨演绎的精彩故事,大神“四四石榴”带来的内容有:顾阿牛没有想这么多,依然笑嘻嘻地看着顾拾月,见她皱眉,马上将脑袋凑过来:“姐姐!给你摸!”……

《带着王爷去逃荒》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猫九点评:很喜欢带着王爷去逃荒这部小说, 顾拾月顾阿牛容烨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

网友等风来点评:这本书带着王爷去逃荒写的好微妙微俏。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把主人公顾拾月顾阿牛容烨的淋漓尽致,可谓一本好书!看了意犹未尽!

《带着王爷去逃荒》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顾山点头:“我知道,今天这事都是‘顾山’惹出来的,回去你们什么都别说,我来处理。”

一家三口吃完晚饭,顾拾月收走了牛奶盒,连同地上带血的纱布,消毒棉花和空的药瓶,天已经擦黑了。

顾山背着地上的男人,带着花清蕊和顾拾月下山。

按照记忆,他们摸进了自己住的西屋。

说起来这顾山也真是被人给带坏了,一年前还好好的一个人,勤勤恳恳地劳作,生了一儿一女,娶了个还算清秀的美娇娘。

日子过的美滋滋,就因为去镇上卖了一趟家里养的鱼,被一个赌坊的人拉去堵了两把,赢回了五两银子,从此就异想天开,要靠赌博发家致富。

顾老爷子实在生气,怕他的行为带累坏了家里的其他人,就把他们一家赶去了西屋住着。

哪怕没正式分家,那也是另开烟灶,还把西屋跟主屋隔开,不让他们一家跟主屋的人来往。

顾奶奶有时候看不过去,也会给顾拾月和她弟弟五郎拿吃的,顾山和花清蕊她从来不管,家里有吃没吃都不管他们。

花清蕊是个勤快的人,哪怕顾山不着调,家里的菜地还是种的满满当当,山地上的红薯也种了不少,勉勉强强能果腹,饿不死。

对于这个三儿子,顾老爷子恨铁不成钢,想了许多办法都拉不回来,只能放弃。

老大儿子都娶儿媳妇了,他都当太爷爷了,还得操心老三的事,有时候想想都恨不得把人打死。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得去赌。

说起来也奇怪,顾山有原主的记忆,顾拾月也有,就花清蕊没有。

顾山松了口气,他实在是怕他家小蕊蕊把原主做的屁事扣在他头上,冤枉死了不说,惹恼了媳妇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这个耙耳朵就怕媳妇,闺女还好一些,讲道理能讲通。媳妇要是脾气上来,说什么都没用,她想怎么着就得怎么着,敢阻拦,哭给他看。

父女三人回到家,屋里黑黢黢的,连根蜡烛都没点,按照记忆,摸黑把人放在床上。

点上昏黄的油灯才看清,说是床,也就是两条板凳一块门板拼凑起来的。如今是中秋后不久,还不算很冷,床上就一铺草席,一张破了洞的棉被。

另外一张床也一样,破破烂烂的,花清蕊瞧着家徒四壁的屋子,很不适应,眼眶又红了。

“山哥!这也太穷了吧?以后我们要怎么办?就这么苦哈哈地过下去吗?那我的皮肤什么时候······。”

花清蕊话还没说完,就叫顾拾月给捂住了嘴巴:“娘!娘!娘!我拜托你清醒点,饭都吃不饱的人,哪儿有资格保养皮肤?”

“山哥!”抓开女儿的手,花清蕊跳到顾山身后,探出个脑袋,“你宝贝闺女又欺负我,你就不管管?”

抬眼看了下女儿,见顾拾月也气鼓鼓的,顾山无可奈何低下头。

顾山:“······”**脆死了得了,娘俩他能招惹的起谁?

以前女儿在学校读书,很少回来,母女俩还能相安无事,只要碰到一起,媳妇就总是哭唧唧地找他告状,说女儿欺负她。

实际上呢,是女儿总看不惯媳妇的“软弱无能,”总想着要改造她妈的个性,结果发现改造不了,气成河豚。

“媳妇!咱别跟孩子一般见识,昂!乖!等有机会再拯救你的皮肤。”顾山也不敢招惹顾拾月,只能哄媳妇。

论家庭地位,顾拾月排第一,他不敢说排第二,媳妇第二,家里养的博美狗狗小酒儿排第三,他沦为第四。

花清蕊高兴了,点点头,站着一动不敢动,瞧着一地的脏乱差,不知道要怎么下脚。

一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模样:“山哥!我不敢动了怎么办?”

顾山赶紧安慰:“你先站一会儿,我马上收拾,好了你再走过来上床睡觉。”

“睡什么睡?爹!你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这人藏起来。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别人要发现家里多了个人,还不得啥啥都给你扒拉出来。”

顾拾月感觉她妈这穿越就是来受虐的,上辈子被她爸照顾的太好了,老天看不过去,这辈子要让她吃点苦头。

想起明天的硬仗,顾山就脑阔疼。明天赌坊里的人要来拿银子,拿不出来,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要是让他们进来看见个半死不活的人,非得说是他图财害命伤了人,咬他一口怎么办?多事之秋,还是少招惹那些人为妙。

“把他先藏地窖里去。”顾山说干就干,掀开门边地上的一块木板,扛起那人,就着楼梯下了地窖。

花清蕊站在一旁跟个木头人一般瞧着父女俩操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怎么了呢,就傻愣愣地站着,一动不动。

把人藏好,顾山上来开始整理屋子,还让顾拾月也待在一旁别动,他一个人收拾。

好在前世在家里都干习惯了,收拾起来麻利的很。

顾拾月坐在床铺上,开始默念:“进!”

眼前一花,来到了一处地方,三辆卡车果然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一旁,边上有间小屋子,全木头的,瞧着跟旅游景区门口的售卖屋差不多的款儿。

小屋子边上有口水井,咕咚咕咚冒白烟,很有仙气飘飘的范儿。

顾拾月过去看了看,井水差个两三寸就漫出井沿了,边上还贴心地放着一个竹子做的水瓢。

拿起水瓢,舀了点井水涮了涮,倒掉,再舀起一瓢水,凑近嘴边喝了一口,甜丝丝的,跟喝甘蔗水似的,不带一丝丝的酸味儿。

推开屋子的门,里头有许多的架子,上面搁着一袋袋的物品。

物品外面有字,凑过去一看,原来写的是水稻,小麦,高粱,玉米,土豆,辣椒,白菜等等名称。

打开袋子,顾拾月顿时就明白了,这地方是个储存种子的库房。咦!怎么这种子瞧着像是她卡车上的?

爬是卡车一检查,果然各种各样的农作物种子全都不见了,都跑去了小木屋。

只是这袋子是谁准备的?为什么种子会被装进袋子里?也不知道这个大梁国是个什么朝代,都有些什么农作物。

要是她不了解情况,冒冒失失地拿出来种,会不会被人当做妖孽拉去砍头。

解释不清楚种子的来历,可不就是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