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暮润傅云辰《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小说完整版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红豆包

主角:暮润傅云辰
郁郁葱葱的山林中,一支迎亲队停在路边。大红花轿里,新娘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模样,脸色煞白,唇色发青,眼皮一动不动,就连瞳仁也呈涣散状态,仿佛……死了一样。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7 17:42:4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小说简介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暮润傅云辰这本书,无论是剧情,构思角度都比较新颖,有理有据,逻辑清晰。小说精彩节选扯了红盖头,暮润打量房间,窗户上贴着喜字,房梁上挂着红绸喜色布条,雕花立柱拔步床上铺着崭……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悲喜皆因你点评:《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这本书的内容新颖,人物描写得很生动,有感情,总体来说这部小说很好看,作者红豆包,我很支持你哦,加油(^ω^)

网友旧伤慢歌点评:《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开始特别吸引人,红豆包文笔很好,有一个完整的框架,男女主人设非常讨喜,值得推荐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精彩章节试读

忽然,暮润觉得声音小了许多,也没有那么难忍。

便松开了手,隐隐听到刘老二和乔东子在说话,其中还夹杂着一道若有若无的中低男音。刘老二和乔东子对这道声音的主人很是恭敬,没有半点在路上时的谑笑科诨。

难道这个人就是土匪头子?

暮润有点儿想看看,这个被手下称作第一变态的家伙长什么模样,回头遇见了也好避开点儿。

花轿有窗,她抬手撩窗帘……

没撩开!

是缝死的假窗!

暮润:“……”

既然看不到人,那就偷偷听吧。

暮润把耳朵贴到轿壁上,集中所有听力,总算听到一点儿东西。

那个疑似头目的声音:“拜堂后……”

拜堂后?难道是拜堂后行动?

蓦地,吹吹打打的声音又大了起来,花轿继续前行,惊得暮润回过神。

花轿外面,看热闹的人三三五五凑到了一起。

“这曹家怎么又要办丧事。”

“什么丧事,这不是喜事嘛,你这人怎么说话的,见不得人好哦。”

“哟~没看出来啊,你是才来咱们县的吧?”

“你咋知道?”

“本地人谁不晓得这老曹家,半年娶了四个儿媳妇,死了四个,曹家少爷是个忒厉害的克妻命!”

“啊?这么凶!”

“可不么,十里八乡的,就是把闺女卖进窑子里,起码还有**饭吃。嫁到曹家,那就是卖死命!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周围说什么的都有,七嘴八舌的,还有故意声大了说,好让花轿里的暮润听到。

暮润早就决定逃走,所以他们的话,也只是愈发坚定了她的想法。甚至暗戳戳希望那些土匪们,能早点儿动手,省的夜长梦多。

很快花轿停了下来,奏乐的声音越发响亮,周围看热闹说闲话的也越来越多。

一个满脸笑容的全福喜娘,进了花轿。

暮润此时盖着盖头,便听着喜娘念了几句吉祥话,就接她下了轿。

这和辛莲记忆里,辛莲舅娘教给她的流程不太一样啊,好像省了好几个环节,踢轿门、射花箭、撒福豆……都没有。

进门的时候,暮润提着裙子跨了一个巨大的火盆,差点儿把衣服给烧了,还踩碎了厚厚一摞子的瓦片,就被送去了新房,连最重要的拜堂也省了。

没有拜堂,这是娶妻还是纳妾?暮润对古代这套礼仪也是有点不懂。

扯了红盖头,暮润打量房间,窗户上贴着喜字,房梁上挂着红绸喜色布条,雕花立柱拔步床上铺着崭新的喜被,被子上洒落着一些吉祥果子,花生大枣桂圆瓜子什么的。

外面忽有说话声传进来,暮润侧耳静听。

“……上一个少奶奶只在这个屋里活了七天,你猜猜她能活几天?猜对了我给你买一斤桂花糕。”

“三天!刚才我看到了新娘子,那身板儿瘦的跟鸡架子似得,说三天都是多的。”

“那行,三天以内她死了,你赢。过了三天,就算我赢,你给我买一斤枣泥糕,怎么样?”

“没问题,我就等着你孝敬桂花糕了。”

“说不定她能撑过三天。”

“你啊,还是对咱们少爷不太了解。行了,我去前面了。”

“去吧去吧,我去后院打水。”

脚步声渐渐远去,暮润蹙眉,又打量了一遍房间。

和刚才的感觉不同,这次她莫名的觉得这屋子透着股阴气,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腥臭味。顺着那丝腥臭味,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最后站在喜床前,看着撒落着花生大枣桂圆瓜子的大红喜被,犹豫了一下,伸出了手。

喜被被慢慢撩开,露出喜被下的褥子,也是崭新的。

蓦地,她的目光停留在床褥缝间,那里有一张纸……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暮润一惊,先收起纸,再把翻乱的喜被重新铺好,应道:“进来。”

一个十三四岁,模样机灵秀气的小丫头端着一碗汤面进来了,还轻手轻脚的,生怕人发现似得。

暮润眨了下黑黝黝的眼睛,淡定道:“你好。”

“呃……”小丫头愕然,原以为会看到一个哭哭啼啼的新娘子,毕竟这亲娶的过于简陋,连拜堂都没有,俨然就是来等死的。

“面是给我的吗?”暮润闻到了葱花汤面的香味,肚子很实诚的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

虽然她并不想吃任何东西,但是身体已经饿透了,提醒她该进食了,不然等她跑得时候,万一跑不动,就傻眼了。

小丫头道:“是,是给少奶奶的。”

听着她说话的声音,暮润了然,这是刚才那个赌她能活三天以上的丫头。难怪会给她送吃的过来,是想她能活过三天,帮她赚那一斤枣泥糕吧。

汤面里还卧着一个白白的鸡蛋,看着鸡蛋,暮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红米。我娘说,我出生那年,地里的红稻大丰收,所以给我取名红米,少奶奶也可以叫我小红。”

“谢谢你啊,给我送吃的。”

“少奶奶不用客气,都是我该做的。那你先吃,我出去忙。”

“等一下。”暮润叫住了红米。

“嗯?”

暮润又犹豫了一瞬,最后看着面前的汤面,“你……你今天会离开曹家吗?”

“离开曹家?”红米一时没明白她的话,但还是回道:“我是我爹娘送到曹家来抵地租的,但我家去年收成好,已经算清了地租,随时都能回家。现在多干一天,就给一天的工钱。今天少爷成亲,托少奶奶的福,我们这些下人也能多几个赏钱。”

“哦,那……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当然,赏钱是很可观的。”说着,暮润把刚才看到的那张纸,打开给红米看,是一张面额二两的银票。

红米顿时睁大了眼睛,立刻又进了屋里,喜笑颜开,“少奶奶尽管吩咐。”

“……”暮润又回想了一下辛莲的记忆,才道:“我有个箱子,是我爹娘留下来的遗物,今天匆忙就忘了带,但是我怕我舅舅他们收拾房间,给我扔了,所以想托你去帮我拿过来,越早过去越好。”

“呀,少奶奶的娘家离固县可有大半天功夫呢,现在出门,到那里天也要黑了,赶不回来。”红米说着,忽然眼睛一亮,“我有个表姐和少奶奶同村,可以去她家住一晚,明早拿了东西就往回走,差不多晌午左右就能回来。”

暮润笑了,“可以的,到时候这张银票就是你的了。”

红米眼馋无比的瞅着银票,“少奶奶说话算数?”

“当然,那个箱子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成,少奶奶等我好消息。”

暮润听着红米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低声道:“天下没有白来之食,你送我一碗面,我送你去避祸,两清了。”

……

红米找到管家,说她娘得了急症,得回去侍疾,明天一早回来。

管家是新到曹家做事的,也不太了解红米家里的情况。但想来是不假的。今儿曹家大喜的日子,每个下人都有三个铜板的赏钱,还没发赏钱,任谁也不乐意走的,便点头同意她离开。

红米从后门出去。刚一出门,就遇到一个扎着红腰带的男人,想了下道:“你是迎亲队的吧?”

刘老二两只手往袖子里一抄,憨实的笑了,“是,是,姑娘要出去?”

“嗯。对了,前面正在招待迎亲队的伙计,好酒好菜,你也过去吃一口吧,晚了可就只有剩菜剩饭了。”

“这就过去,姑娘慢走啊。”

“甭客气。”

等红米走远,刘老二把抄在袖子里的手抽了出来……悚然一手握着一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