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
乔芷婳叶瑾奕全文阅读最新 乔芷婳叶瑾奕小说目录

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余早早

主角:乔芷婳叶瑾奕
丞相府庶女乔芷婳穿越就出嫁,夫家大门还没进就被休了。很好!乔芷婳仰天大笑,风风光光原路返回丞相府!渣姐、婶娘来为难,处处找茬?没关系,该打就打,打不过就毒,十八般武艺齐齐上阵,总能赢个一招半式。后来,病秧子病入膏肓,她一番折腾,病好了!后来,王爷莫名其妙被睡了,震惊全京城,大家瓜还没吃饱,又被抛弃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30 11:10: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主角是乔芷婳叶瑾奕,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精彩内容推荐:前身的记忆里,有一个佝偻阿婆,种了满院的毒药,教她医术和制毒,教她内力和剑法,可……

《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猫烠⑼条掵仅有一顆心点评:这本小说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很有画面感的文笔,读剧情发展跌宕起伏的过程,脑海里总能浮现出一些电视画面,如果拍成影视剧就好了

网友檐上三寸雪点评:这本书从开头看到结尾,前面很多伏笔,到小说后面都能连起来,我觉得是一篇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

《被休之后偏执王爷天天跪求要入赘》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叶星睿低头看看湿答答的衣服,穿在身上确实不舒服,便跟着管家离开了小院。

房里,秦奶娘和大夫人身边的嬷嬷在里面给乔芷婳更换衣服。

房外,乔习正襟危坐,清娟跪在堂中,小声抽泣。

下人们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大夫人见乔习冷着脸不出声,便叹道:“你起来吧。”

没有乔习发话,清娟哪敢起来。

乔习扭头看向大夫人,顺带瞥了两位弟妹,“难得你三妯娌一起来这小院,平日里也没见你们来嘘寒问暖,今儿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相爷这话什么意思?”

乔习冷哼一声,“什么意思?本相知晓你们不喜欢婳儿,介意眉娘出生青楼,便将婳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今她又让丞相府蒙羞了,你们便上门逼迫孩子,使其投河自尽,你可别忘了,她是替谁嫁过去,又是替谁被休的。”

“相爷!”大夫人不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我何时逼迫四姑娘了?我与两位娘子来时,四姑娘已经站在岸边了,我等劝说都不管用,四姑娘执意要投水,与我何干?再说替嫁,不是经皇上同意了的?怎就变成我的不是了?”

“是呀大哥,这可和我们三妯娌无关,又不是我们逼迫她轻生的,您是真的误会大嫂了。”二夫人先为自己脱身又装大度起来,“只是没想四姑娘性子如此刚烈,不过是被休了没什么大不了了,丞相府又不是养不起她这个人,吃的都比猫儿吃的少,何苦哦。”

三夫人不以为然,二夫人可真会见风使舵,分明是她拉上大嫂和自己,执意要来小院为二姑娘讨个说法,怎么到了大哥面前就变了风向?

可大夫人又不是吃素的,要不然她哪里担的起当家主母?

“先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大夫人冷眼看着二夫人。

“哎吆我的好大嫂,和人命比起来,我玥儿受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这事儿不提也罢,眼下还是希望四姑娘安好。三妹妹你说是不是?”

三夫人只能点头附和,“二嫂说的极对。”

“哼!”大夫人冷哼一声,看在睿王还在府上,暂且不与她一般计较,但这事情她才不要替人背锅。

管家将大夫请来,乔习冰冷的脸色才褪去一些,起身道:“麻烦大夫为四姑娘瞧一瞧。”

大夫应了一声,便提着药箱子进入房里,大夫人跟着乔习一起进入,其他夫人便在房外等候。

床上,乔芷婳躺在床上,装的她都要入睡了。大夫把脉时,屋子里十分安静,等大夫把好脉,起身时,乔习才询问:“大夫,四姑娘身子如何?”

“四小姐的身子很虚弱,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加上昨日失血过多,方才又落如水中,寒气入侵,气血亏损,一时半会也醒不来,好在并无性命之忧。”大夫又道:“老夫开个方子,吃上几贴便可。只是四小姐瘦弱的身子骨还需要多补一补,可服用灵芝、人参等,不日便可恢复。”

乔习侧脸看了大夫人一眼,点点头,“如此便多谢大夫了。”

管家跟着大夫一起去抓药,乔习站在床边,望着帷幔里面的人,叹息一声,对大夫人说:“这丫头可怜,又胆小,夫人以后多照顾照顾,若不是她,今日被退婚的就是馨儿。以馨儿那骄傲的个性,怕是会比这丫头更烈。”

大夫人听后瞥向他,微微扬起了下巴。

“馨儿身子怎么样了?”

大夫人语气冰凉,“自己去看看不就知晓了?”

乔习对秦奶娘丢下一句‘好好照看四姑娘’便出去了。

大夫人看也没看乔芷婳气呼呼的带着自己人也走了。二夫人留下也无趣,阴阳怪气的丢下一句:“既然都走了,那咱们也走吧。”

三夫人回去之后犹豫了好一会儿,便让下人去小厨房里拿了一只鸡给乔芷婳送去,让清娟给她炖了补补身子。

乔芷婳醒来已经下午了,闻到了香味肚子就开始抗议了。清娟见她从房间里出来,委屈的喊道:“小姐您可算醒了,下次咱们不要用这种法子了,万一您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让奴婢怎么办呀?”

说着清娟便抱着她哭了起来。

乔芷婳抱着她笑着,“你家小姐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快别哭了,我饿着呢。”

话落,她猛地扭头,道:“谁?”

清娟愕然抬起头,只见紫色锦服俊美男子,手持画扇,眉眼含笑踏入进来。清娟忙行礼,“见过睿王爷。”

“四姑娘已经醒了?本王还以为四姑娘怎么着也要等到傍晚清醒呢。”叶星睿笑着收起了画扇,回头对身边的随从道:“将礼品送给四姑娘。”

清娟看了乔芷婳,不懂睿王葫芦里卖什么药。

乔芷婳见他也不说破,笑着走过去,“不是好东西我可不要。”

清娟睁大了眸子,那可是当今圣上的二儿子,高高在上的睿王爷,小姐这话语也太自来熟了吧?

“打开给四姑娘瞧瞧。本王送礼自然是极品好物!”

随从将锦盒打开,一根千年人参和千年灵芝,她惊讶的眨眨眼睛,迅速的盖上盒子,“睿王送这么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

“本王觉得你敢!”

“不敢,不收,不需要。”乔芷婳三连拒绝后道:“吃人嘴软,拿人手软。王爷既然看穿我的小把戏,又没当众说出来,不知道意欲何为?眼下又给我送人参和灵芝,莫非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你再胡说,我家主子才没......”

叶星睿动了画扇,随从今词才没再说,只想眼前这女人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不是?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

今词刚要理论,却被叶星睿给拦住,“据说,二姑娘脖子上的手印是你的杰作?”

“嗯。”

“你会武功?”

“一招半式,如何?”

叶星睿沉默须臾,画扇拍打着手掌,连连道:“有意思,有意思。看来本王今日走这一趟收获不少,不知道四姑娘愿不愿意与本王合作。”

乔芷婳愕然,“合作?我没听错吧,堂堂睿王爷要与我一介女流合作?”

叶星睿上前几步,拿着画扇轻点了她的额头,含笑说:“你想要的,本王都能给你。”

下一瞬,叶星睿腹部一疼,他疼的皱了眉头,弯了腰,愕然看着她。

今词迅速的抽出剑抵住了乔芷婳的脖子,“你对王爷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