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一战成瘾:二婚新妻追不停
《一战成瘾:二婚新妻追不停》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顾锦星裴夜寻小说全文

一战成瘾:二婚新妻追不停叶素寻

主角:顾锦星裴夜寻
嫁入豪门又怎样?!婆婆不亲,老公不爱,顾锦星以为自己的人生都要跟这一潭死水做斗争了——却不想遇见了改变她一生的男人。
他护她周全,助她一跃高峰!
脚踢前夫,狂踹绿茶,只要欺负过她的人,他统统都不放过!
被强势拥入裴夜寻的怀中,她依旧很是不解,当初的他为何会接近自己。他却咬着她的耳朵,吐气如醉,“明明是你先招惹的我!”她哪有?!顾锦星完全都不记得,“裴夜寻,你要是不说——”“谁准你叫我名字?!”他霸道低头,以吻封缄,“叫老公!”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04 09:58:3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战成瘾:二婚新妻追不停》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顾锦星呼吸有些急促,头依旧晕到不行,手腕却被他扣得十分用力,痛得她忍不住地皱眉。

男人的呼吸依旧轻缓,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刚才进这里之前,他那阴沉的眼神让她没能忘记!

“放开我......放开!”

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气势一点,却,还是那么地虚弱。

回答她的,是手腕又被重重地一扯,她脚下一个踉跄,被抵在了冰凉的瓷砖墙上。

裴夜寻双臂一撑,牢牢压在她的耳边,形成一个她逃不开的牢笼,幽邃的目光在晦暗的空间里也足够让人胆寒。

“知不知道你刚才打了谁?!”

冷冽的声音如刺骨的寒冰,让她整个人生生地一颤,膝盖发软得想要跌倒下去。

可偏偏被他禁锢在胸膛和墙壁之间,满满的压迫感如密密匝匝的网一样,让她无处可逃。

“说话。不然我会以为你死了,直接让人拉你去这里的太平间。”

呼吸之间,男人略带烟草味道的气息传来,连心跳,都那么地强势......

“我打的......”顾锦星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地缥缈颤抖。

她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手掌心,深吸了一口气,才再度开口,“谁让你多管闲事,要打掉我手里的药!”

说到最后,心里不知为何,腾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委屈。

抬手本来想去捂住眼睛不让眼泪再度掉落下来,却被裴夜寻以为她又要扇他耳光。

他伸手到她的肩头。

大掌,在昏暗的光线里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她的小手。

十指,相扣。

顾锦星一怔,下意识地抬眸,却在昏暗中看到了他如有星辰的眼睛。

手心,贴着他掌心的纹路,陡然发烫......

四目相对。

顾锦星惊得指尖微微一蜷,她赶紧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扣得更紧。

“你不可能再打到我第二次。”

沉沉的声音离她的耳蜗更近。

顾锦星垂眸,发狠似的道,“那我们......就试试看!”

裴夜寻发现自从扣住她的手之后,她整个人都在发颤,说话连气息都是断断续续的。

皱眉,将她整个人拉离冰冷的瓷砖墙。

顾锦星经不起他的力道,整个人往前一扑,咚地一声,撞进了他怀里。

整张小脸都贴在他胸膛上,她一僵,觉得自己似乎更晕了......

“不舒服乱跑什么?!”他轻斥。

却,没有推开她。

“关你什么事?!”她赌气,想要争口气从他怀里出来自己站好,可身上却软得没有半丝力气,“若不你,我根本不会担心我会......”

裴夜寻浅浅一怔,旋即,垂眸看她,“你会什么?”

“......”顾锦星气得简直不知如何接话,“不要你管!”

“不说我也知道。”裴夜寻冷嗤,“作为已婚**,陆太太怕自己怀了不属于自己老公的孩子?你们陆家可真是远不如表面上的那样和平。”

“你,你闭嘴!”本来应该只是生气的,小脸却因为他这几句讥讽而涨得通红,她羞愤又心酸,想也没想地就低喊口口,“陆墨川跟我根本没同房过!”

裴夜寻一愣。

狭小的楼梯间忽然变得安静下来,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顾锦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眼前却忽然一亮。

裴夜寻抬手,触碰了感应开关。

她的所有表情在一瞬间,都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苍白的小脸上,写满了尴尬,无助,绝望,以及,不知所措......

他目光笔直地看着她,一瞬不转,声音沉沉地问,“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外界所传闻的陆家家庭和睦,果然都是假的?!

每一次,提及婚姻状况,顾锦星都像是伤疤还未愈合的病人,又被人残忍地揭开,露出血淋淋的口子。

她整个人紧绷起来,像只尽自己全力防备着全世界的小刺猬,冷冷地挺直了脊背看着他,“不关你的事。”

语气,那么地拒人千里之外。

可她的目光,却涣散得像是没有根的蒲公英,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这样的面具,顾锦星真的戴过太多太多次了。

她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皲裂,会崩溃,会消散,会露出自己早已体无完肤的婚姻,让自己连最后一层自欺欺人的软壳子都失去,成为要与全世界血肉相博的无壳蜗牛......

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想,要怎么去回击他接下来的再次询问。

甚至连夏伊冰教过她的,最刻薄的语言她都已经准备拿出来用了。

这一次,裴夜寻只是看着她。

眼神中说不出是有什么东西在流淌,仿若幽冷,又仿若平静。

好久,好久以后,他都没有再开口问哪怕半个字......

直到她站得腿都发麻了,才见他薄唇轻启,“刚才的问题你不想说,就当我没问。以后我会继续在你身边,保护你。”

顾锦星一愣。

他的最后三个字,让她莫名地觉得,他会说到做到。

她是不清醒了吗?怎么会去相信一个骗子?

低头,纤密浓长的睫毛因为他的话而微微地颤着,小巧的下巴上却忽然一热。

裴夜寻伸手,抬起了她的小脸,“好好地听我说话。”

“......”

修长的手指很温热,落在她因沾了泪珠而冰凉的脸上,格外地熨帖和舒适。

她的心跳,因为这一刻而莫名漏跳了一拍。

迅速地往后退了一步,顾锦星甚至不敢去深想自己刚刚那一眼落到他完美无缺的俊脸上时,心里还悄悄地,发出过一声不合时宜的赞叹

他的五官,真的俊朗到无可挑剔。

见她又后退,差一点后脑勺又要撞到瓷砖墙,裴夜寻长臂一伸,大掌稳稳地扣住了她的脑袋。

指尖穿过她柔顺的青丝,落在她敏感的后脑头皮上。

彼此的体温,无声地交换了一下。

顾锦星不自在地皱眉,刚要说话,他的手已经抽了回去,冷冷地插会他自己的裤袋里,“如果还能走,就去找个病房老实待着。生病的人还想跑到哪里去?”

“我没......”顾锦星想反驳两句,可头晕实在让她彻底失去了底气。

作为一个无人疼爱的人,身体真的是她最后的本钱了......

裴夜寻刚才说完话,已经提步走出了楼梯间。

她只能勉强地跟上,却没看出来他在走向上楼电梯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直到她走到了他身后半步的距离,裴夜寻才伸出修长冷白的大掌,按下了电梯门口的上行键。

进了电梯,他才淡淡睨她一眼,“你病成这样,不找个人来照顾你一下吗?我听说你还有个小姑子,陆雨嫣。你跟她感情应该不错吧?”